第五九六章 走向共和(大结局)

听到后边传来杨开的声音,黄皮子顿时便愣住了,满脸不可思议的扭过头来,当他发现正端坐在棺材板子上的杨开时候,整张脸都变得葱绿,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而他的身体,则是在开始暗中酝酿攻击。

“哼,黄皮子,没想到你竟伙同妖姬娘娘害我,今天,我蚕从定然要将你碎尸万段。”

“啥?蚕从?”听到杨开这么喊,其余众人全都吓傻了,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的,这一幕实在是太具有戏剧性了,开什么玩笑,蚕从?他们的指战员,变成了古蜀国的国王蚕从。

“你……你竟没死?”黄皮子整张脸满是骇然,接连倒退了好几步,使劲的咽着吐沫,才总算是稳住了情绪。

“哼,我若是死了,谁对付你这个老不死的?”

杨开说完,便是猛然用力的压了一下棺材板子,结果棺材板子是直接咔嚓一声,断为两截,杨开的身子直接坠落到了棺材板子里边。

啊!黄皮子咒骂了一句,而后整个身子都跟着手舞足蹈起来,诡异的动作看的众人心中凛然。估计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家伙竟还会跳迪斯科。

砰!

在跳动了片刻之后,这家伙的身子是直接倒在了地上,而一股黑烟,也是快速的从陈三元的身体里边飞了出去,转眼间的功夫,便是消失不见。

那陈三元,良久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众人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杨开的身上。九筒大声的喊着:“指战员,你没事儿了吧,指战员?”

“我……蚕从可是国王,怎么会连一个小小的黄皮子都对付不了?”杨开的声音,从棺材里边传来。接着棺材摇晃了几下,杨开的脑袋,从里边露了出来。

看着那个脑袋,九筒觉得心中一团郁闷。这究竟是杨开,还是蚕从?要是从外表上来看,他是断然看不出这个家伙和杨开有丝毫诧异的。

“指战员……”九筒有些无奈的喊了一句。

“叫我国王。”杨开微笑的看着众人。

“恩!”杨开答应了一句,目光看了看身后,道:“国王,我们有一个女同志下地狱了,你能不能帮我们去下边找找这姑娘的灵魂?”

“雨薇怎么了?”听九筒这么说,杨开立刻瞪大了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盯着九筒问道。

众人相视而笑,他的演技,的确是有点太差劲了。

“咦?那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九筒忽然发现水面,竟是开始咕咚咕咚的冒起了热气,接着一个黑色的脑袋便是从下边钻了出来。

众人立刻扛起了枪,对准那黑乎乎的脑袋,就在他们准备开枪的时候,石头的声音,从里边传来:“不要开枪,是我啊!”

听到那竟是石头的声音,众人顿时便是无语,石头竟变成了这幅凄惨的模样。

将杨开和石头,从水池里边救出来之后,众人的视线,便是集中到了陈三元的身上。刘雨薇对陈三元仔细检查一番,发现他已经没气儿了,看来是真的没救了。

她冲众人摇摇头,叹了口气,并未多言。而那陈天顶,则是走了上去,将陈三元不瞑目的双眼,用手给闭上了:“终归是陈家之人!”

说着,便是将他的尸体,丢到了石棺之中。

“牛逼啊。”九筒冲陈天顶竖起了大拇指,“你可知棺材里边到底装着什么人吗?里边装着的可是妖姬娘娘和黄皮大仙的尸骨。你陈三元三叔,等于是把黄皮子和妖姬娘娘给压在身下了。”

众人唏嘘片刻之后,便是准备离开。张寒山语重心长的在记录笔记上,写下了最后一行字,画了个圆满的记号之后,郑重其事的交给了杨开:“杨开,回去吧。”

杨开点点头,而后是将那本写着密密麻麻见识记录的笔记,收入了怀中,开始同众人,寻找出去的路。

最后,杨开等人终于是在池子下方,寻找到了逃出去的通道。并且他们都顺着地下通道,逃到了三星堆遗址的外围。

当他们看到外围那些密密麻麻,乱七八糟的帐篷时候,一个个都是面色沉重。这些都是他们的先驱,为了发掘三星堆遗址,而牺牲在这儿的先辈们留下的东西。杨开叹了口气,说,他们是为国捐躯,是光荣的。

不过,他们发现,并不是所有的考古人员都死在了这儿。他们在其中一个小帐篷中,发现了足有十个年轻的考古队员。当众人发现杨开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害怕的蜷缩着身子,不过并没有一个人举手投降求饶。

杨开等人将他们的来意告诉了这些人之后,他们才对杨开有些信服了。并且将他们的研究成果,全都给了杨开。

最后,在工作人员的领导下,找到了考古队员来时候,送他们来的三两军用大卡。九筒是当然不让的卡车司机,在部队的时候,这小子就开过坦克。

他们将三辆车子的油,集中到了一辆车子里边,车子竟是硬撑到了成都火车站。

不过,此时的火车站,早就已经没有了原本的面貌,变成了一片光秃秃的平地,到处都是火车站和钢筋水泥的断壁残垣,这儿,早就已经被小日本给炸了。

白波拍了拍杨开的肩膀:“共党和国军,是时候联合起来抗日了,否则,我中华民族,必然会被小日本给侵占了。”

杨开扭头,看了一眼白波,发现他眼神中的真切。于是也拍了拍白波的肩膀,重重的点点头:“成,就这么着吧。”

很简单的一句话,似乎是在开玩笑,可是众人的心里,还是很明白的,杨开并不是开玩笑,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就可能将整个中国,从这种状态中拯救出来。

他们偷袭了一个被小日本控制住的加油站,加满了油之后,一路畅通,直接抵达军统。

当然,半路上也遇到过几次小日本的伏击。不过杨开等人这一路上过关斩将,早就已经经历过生死的历练,所以根本就不把这么点小日本看在眼里,直接是在车上对小日本一番狂轰乱炸,他们竟愣是从小日本的枪林弹雨中,闯了出来。

如今的军统府,早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凄凉无比,甚至连门口的守卫,都少了一大半。

当杨开等人的卡车停在门口的时候,站在军统府门口的一个人,蓦然瞪大了眼珠子,嘴角颤抖的厉害,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面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曾养甫。只不过此时的曾养甫,早就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精神矍铄,反倒是颓废苍老,好像是一农村老者!

看着面前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杨开久久无语,心中升起一股痛苦的思绪来。他强忍住脑中的两行热泪,从车上跳了下来,而后走到曾养甫跟前。

曾养甫搂住杨开,竟好像小孩子一样,抱住了他,声音颤抖的道:“半年了,你们终于回来了。”

曾养甫和众人简单的寒暄了一番之后,便是匆匆忙忙的带着众人。进入了军统。

白波早就已经在军统府远处下车了,毕竟他是共党的人,这个时候,还真不适合和国党打交道。

在他们见到戴笠的时候,全部的人都愣住了。他们是在戴笠的秘密办公室看到他的。和他同在秘密办公室的,还有另外的一个人。

戴笠见到他们的时候,瘦削的脸庞,明显充斥这浓浓的惊讶神色,连连应了上来,因过于激动,竟好半天都没有讲话。

戴笠和他们每个人都亲切握手之后,便让他们坐下,接着,便是将那个陌生男子,介绍给了众人。

原来,这人竟是张作霖儿子,张学良的好友,杨虎城将军!

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众人对杨虎城将军都是仰慕有加,他的很多故事,他们都听说过。如今亲自见到这个人,他们才发现,这个健壮的男人,不愧他将军的称号。

男人只是冲众人点了点头,而后是站了起来,临走前,对戴笠简单的说了几句话:“戴笠,等着你的好消息。另外,这个小伙子,很不错。”

杨虎城将军说完之后,便是离去了。

而众人,则都是满脸惊诧的看着他,不知他到底什么意思。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众人才回过神来,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戴笠身上。

戴笠苦涩笑了笑,而后抬头沉思了片刻,最后是咬着牙齿,说出了几个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西安事变,救国之策!”

接下来,戴笠便是将所谓的“西安事变”一字一字的解释给了众人听。

众人脸上,露出了一抹痛快愉悦的笑容来:“我中华民族,有救了。”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杨开在戴笠的安排下,偷偷的抵达西安。并且如愿见到你了时任西北剿匪副司令的张学良。

张学良和杨开只是握了握手,便是匆忙离开,而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则是一直都跟在张学良的身后。而同他一块的,还有杨虎城。

在他忐忑不安的等待中,西安事变,正式启动。杨开在攻入蒋介石的府邸之后,并没有寻找到你他的踪影。结果,从始至终,他只见过蒋介石一面,并且这一面(),显得非常不正式:杨开等人是在山上的一块大石头后边发现蒋介石的,而且,当时只有他自己,没有任何的护卫保护。

他有些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因害怕,而躲在石头后边的,就是当初那位严厉慈祥的黄埔军校嚣张,蒋委员长!

西安事变,非常的成功,中共和国党,是第二次联合起来,共同抗日。

杨开在经历了张学良和杨虎城安排策划的成功晚宴之后,便是重新回到军统府。

可是,当杨开回到军统府的时候,却发现军统上下,弥漫着一股悲痛的气氛,不少红白相间的花圈,摆放在军统内外。

他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心中浮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来,匆忙走入了军统。当他看到,大厅正中间,摆放着戴笠和曾养甫遗像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眩晕感。他实在是没想到,军统竟是会遭遇这样的不测。

“怎么……回事儿?”杨开的脑袋有些晕晕乎乎的,忙用手,扶住旁边的扶手,才终于勉强站稳了起来。

一想到那个如父亲一般慈祥眼里的戴笠,就这样离去,他怎能受得了?

“杨开!”忽然,刘雨薇的声音,从他后方传来,他立刻转身,发现刘雨薇穿着一身孝衣,站在自己身后。

“雨薇,到底发生了什么?”杨开眼神严厉的盯着刘雨薇,问道。

刘雨薇却是苦涩笑笑,并未多言,只是冲上来,一把将杨开抱住。

当天夜里,杨开在刘雨薇的带领下,逃出了国民党的地盘。在这一路上,遇到不少国民党的检查哨岗。不过刘雨薇都是畅通无阻。

当时他就有些明白了,刘雨薇之所以会获得国民党的这份信任,肯定是做了忠诚国民党的事。而她唯一能做的,似乎很少,很少,他总结下来,只有一件事,最有可能,那就是杀了戴笠和曾养甫。

逃出了国民党大本营之后,刘雨薇终于将事实真相,告诉了杨开。

原来,戴笠和曾养甫,果然是被刘雨薇所杀。目的,是为了取得蒋介石的信任。这样他们才能逃出国民党的地盘。

杨开眼神迷惑的看着刘雨薇,这个刘雨薇所作所为,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她怎么可能会将自己的干爹,给杀了呢?无论如何,那是抚养她长大的干爹啊。

而刘雨薇此刻,早就已经泣不成声:“这一切,都是干爹让我做的。我不忍心下手。曾叔叔冲我笑了笑,就自杀了。干爹……干爹也……是自杀的!”

“那你们为何不早日离开?”杨开几乎是咆哮的喊道:“那样就不用牺牲戴笠和曾养甫,让你获得信任了。”

“九筒他们早就离开了,可是我……我不舍得你……就留下来了,谁知道……谁知道……”

在那一刻,杨开便在心中暗自下了个决定,这个女人,他要保护一辈子。

最后,刘雨薇给了杨开一个纸条,说是戴笠临死前,送给他的。杨开将纸条打开,上面只写着六个字:“民生,民权,民主!”

后来,杨开才知道,这统称为三民主义。

两人一路,直到西安,然后按照白波指引,提及他的名字,并且最后终于找到了白波。

而九筒赵勇德等人,则是在欣赏着石头同白波进行摔跤比赛。这一幕,看的杨开好不痛快。

一番激动的见面会之后,终于是提到了用餐这件事上。白波将杨开等人请入了大食堂之中,吃了一顿山东潍坊的名吃,白菜炖豆腐。虽然豆腐很少,甚至都没有荤腥。可是杨开却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心安理得的一顿饭。

从今以后,杨开便是伙同共产党,共同抗日。

侥幸的是,将小日本从中国的地盘打走之后,杨开依旧是生龙活虎一条。他的那些队员,早就已经被分到了其余的部队,当小头头去了,据说,九筒那家伙毙掉了地方的一个军长,记了一等功,到现在也差不多做到团长的位置上了。

小日本逃走之后,便是和国民党开始打内战。当杨开听到蒋介石打内战的消息时候,只是淡淡笑笑,拍了拍白波的肩膀:“白队长,你怎么看?”

白波只是淡淡笑笑,用力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你觉得,隔壁能拧得过大腿?”

两者相视而笑。

最后,三大战役爆发,杨开一直遵守诺言,将国民党赶走,然后建立一个新的中国,和刘雨薇在这个崭新的国家中,生活下去。

经过三大战役的全面取胜之后,国民党全线崩溃。当杨开和刘雨薇享受着,国民党要退回台北这个消息的时候,杨开的脑袋中,却忽然冒出了一个异样的想法:“他要去见蒋介石最后一面。”

在逃亡台湾的国民党大部队中,杨开总算是见到了蒋介石。此刻的蒋介石,比以前沧桑颓废了许多,就好像是一垂暮老者一般,头发花白了很多。他拄着一根拐杖,目光一直都盯着自己看。

杨开是伪装成国军军官进来的,不过还是被蒋介石给发现了。发现蒋介石一直都盯着自己看,他用标准的国军军姿跑上去,然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蒋介石看着自己的这个学生,眼神中充满复杂的情绪,只是苦苦笑笑:“新中国,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杨开没有多言语,心中的情绪很复杂。良久之后,才是终于鼓足勇气,问出了一直以来,憋在心中的那句话:“校长,这是您想要的结局吗?”

“校长?”蒋介石愕然片刻,而后是无语笑笑,在他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对旁边的一个人道:“俊儒,把他送出国民党的队伍,不要伤害他。”

“是!”他旁边的将军,立刻敬礼,而后做了个请的姿势。

后来杨开才知道,那个送他的人是国民党十大将军之一的胡琏。

新中国成立之后,杨开强硬辞去了军中一切职务,带着刘雨薇,永久的居住在了山西的一个小山村。村民有赵勇德,九筒,陈天顶以及他们彼此的一家老小。

为了纪念当初那段疯狂的岁月,他们给这个小村庄取了个文雅的名字:龙隐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