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的意义

说完我便转身出了公寓,周天他们紧随其后,没想到的是老爸也跟着走了出来,看到这,我说到“老爸,这里有我们了,你回去休息吧。”老爸则没有理我,说到“不用找了,都回来吧。”听到这,我愣了,我问到“什么意思?”老爸笑着摇了摇头说到“你还是经验太少,这很明显,不可能是敌人,你这公寓防守没有死角,就算他再厉害,想进这个公寓,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动静,但是今天晚上却静的出奇,所以说,唯一的可能是你手下的人出了问题。”老爸这么一说,不仅我,包括周天他们都愣了,说实话,忠凌社,建立了这么久,经历了无数的坎坷,历经了无数的风雨,虽然有低落,有颓废,但是从来没有出过叛徒,现在忠凌社,走到了这一步,风调雨顺,有了这么大的地盘,怎么会出叛徒?

虽然老爸说的很有道理,甚至说我根本没有理由反驳,但是我还是我说到“不可能,我相信我手下的兄弟。”

不知道为什么,老爸突然生气了冲我吼到“不可能?你相信?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还会出现今天晚上的情况?你不要告诉我是有别的人混了进来,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了所有出路的守卫,无一受伤和消失,除非敌人会飞,不然你告诉我他怎么进来的,小轩,走这条道,是要重感情,但是不能丢失了理智,不然你会丢掉自己的命。”说完没有再理我,老爸转身回到了公寓里,这一刻我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颓废的做到了地上,老天,天南他们都一一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风流更是说到“老大,老老大说的对,只有这种可能,帮派出了这种事我们每个人都很伤心,但是我们必须去面对,走吧老大,进去听老大把这件事分析完。”说完风流把手递给了我,我搓了一把脸,伸手应答。

我们一帮人就像打了败仗的败兵,拖拉着脑袋回到了公寓,这时候老爸抽着烟,在和海叔他们不知道聊些什么,看到我们回到了公寓说到“来来来,坐下。”我们几个武器一放,做到了他们指的位子上,老爸语重心长的说到“你们几个照照镜子看看现在的样子,就这么点小困难就把你打击成这样了?”

海叔也在旁边添油加醋说到“都精神点,这件事你们早晚要遇到,当初唐门的叛变比你们这厉害的多,我们和老大不还是一样的挺了过来?”

沙叔也跟着说“你们这算什么啊?当初我的帮派被打了个精光,我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我还不是好好的活到了现在?”

老爸点了一支烟,说到“既然走了这条道,出这件事是正常的,即使现在不出,那么以后也要出,混这条道的人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们一样热血青年,有着自己的梦想,大多数人都是为了生存,他们要怎么生存?那就是钱,这个世界上,没有谈不成的合作,只有谈不好的价码,懂吗?”

这时候老天说到“确实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像不通,老大对手下的兄弟都不薄,帮派的福利也相当的好,他们何必这样铤而走险?”

海叔这时候笑了“小天,你记住,这个世界上,钱可以改变一个人,甚至改变他的灵魂。”听到这我们几个闭嘴了,这时候老爸继续说到“好了,事情也能清楚了,小轩,这事你准备怎么办?”

“我。。。我没想好。”这是我的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我只能用这种敷衍的话语来面对老爸,老爸听了以后叹了一口气说到“哎,小轩啊,你还是太善良,你这样早晚会害了你自己。”

“老爸,我不是太善良,我只是不想对着曾经并肩作战,跟着我南征北战的兄弟下手。”

“嘭”听我说完,老爸一怒摔了手里的水杯说到“你这就是太善良,当他对着你开枪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你的兄弟了,你问问你海叔叔和龙叔叔,这些年,唐门的那些骨干是怎么死的?对,是有战死的,是有为了救老大牺牲的,但是有一半的人,是死在自己枪下的,下不去手?真的要等到你身边的亲人离开你你才明白这个道理吗?如果这样你还不如退出这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