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线索

西赤帝国边境小镇流沙镇的一个小村庄。 寂静……可怕的寂静……

一间间破烂的茅草屋前,一群村民机械般无声无息游走着,空洞的眼神里流露如同死尸一样的平静,就连农舍里的畜牲也是一样的魂不附体。

“他们……他们怎么了?”乌朵看着从身边游走过去的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满是惊讶地说道,身子不觉往杨少峰的身边靠近了一些。

看着这群面无表情的人,杨少峰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僵尸,难道整个村庄的人都被变成了僵尸?

一旁的乌战玩味地看着这群人,而乌启的脸色则有些凝重,沉吟半响后,只听他道:“这些人难道是中了牧尸术?”

“哈哈,不是吧大哥?你是怀疑那个老妖怪又复活了?”乌战听他哥这么一说,立即调侃似地道。

牧尸术,这名字挺起来就挺邪恶的。杨少峰饶有兴趣的看了乌启一眼,这人眼神中总是隐隐藏着一种与其高贵的气质完全不相符合的危机感,完全没有他弟弟乌战纨绔一般的气质。这两兄弟被委派和他一起前来流沙镇探查案情,到让他有些意外。不知道为什么,俩人对他似乎并没有其他西赤官员面对他时的敌视情绪。

“目前只是个猜测,不过眼前的情形与五百年前妖族之一的祭月神教所使用的牧尸术极为的相似,当年祭月神教教主列天鹰利用生前的记忆复活了这个妖术,并用它控制了冥界数十万人,最后操纵这些尸身向冥界发动攻击,引发冥界史上最为严重的动荡。当年五方鬼域全都受到重创,后来要不是地府亲自出马,派遣几位正神加以镇压,干掉列天鹰,最终剿灭了祭月神教,恐怕事情会更糟糕!”乌启凝神说道。

“可是传说只有列天鹰会玩这招牧尸术,而且他的邪灵被天火五雷大阵封印,即使有人有这个能耐破了大阵,他要想复活,必须找到一个完全自愿的人才行,而且被他附体以后,每天都会遭受非人的天劫,试问每天都过得这么惨,又有谁愿意自愿承受他的附体?”乌战摊了摊两手,嘿嘿一笑道。

“不一定吧,如果让列天鹰附体,能够得到强大妖术的话,说不定就会有人愿意承受这种痛苦!”杨少峰冷静分析道。

乌战若有所思地看了杨少峰一会,道:“说的也是,就是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要重蹈覆辙?”

四个人在村庄周围转了几圈,现在整个村庄已经被官府守卫严密监视,以免这些“活尸”对外界产生任何有危害的事件。

杨少峰坐在一张小木桌旁抿了一口茶,观察着茶铺外稀稀拉拉的几家简陋的茅草店铺。这条通往方外的大路上,行人稀少,远处的天幕低沉而昏暗,漫天的乌云黑压压地垂在天边。

“这破地方可真够荒凉的!”乌战望着四周,皱着眉头说了一句,抿了一口茶,连连摇头道:“连这茶也是不咸不淡的,难喝!”

乌朵俏脸一笑,道:“二哥,你什么时候喝过带咸味的茶啊?”

“丫头,又跟你哥贫嘴是吧?看我不早点把你嫁出去!不知道哪个倒霉的家伙会成为咱们的驸马爷呢?”乌战一边说着,一边看看杨少峰又看看乌朵。

杨少峰看出他的意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乌朵脸上浮上一丝红晕,美目调皮地瞪了乌战一眼。

乌启听到“驸马爷”三个字浑身微微一怔,眼神有些严厉地看了乌战一眼,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这时,旁边的几家店铺传来一阵嘈杂声,七八个顾客从店子里神色匆匆地走出来,脸上带着惊慌,接着店铺老板也关起店门,朝城内方向而去。

乌氏三兄妹看着这些显得有些慌乱的人群,脸上挂满疑惑。

茶铺老板走过来,神色谦卑地道:“不好意思,小店要打烊了,还望各位宽待!”

杨少峰一边喝茶,一边思考着祭月神教和案子的关系,暗道如果祭月神教真的存在的话,那么这件案子就跟祭月神教脱不了干系,否则就要从别的地方着手调查了。

听了老板的话,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色,虽然天空很是昏暗,但在冥界这时候也才刚过午时,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显得很是沧桑的中年老板。

“嘿嘿,老板你可真逗啊,现在刚过午时你就打烊?”乌战嘿嘿笑着,仰头看了看老板。

中年人微微欠身,微微笑道:“各位有所不知,今天正值阳间的八月十五,每年这个时候方外祭月神教都会捉人去做活祭!所以今天要早点打烊!实在抱歉!”

“老伯,祭月神教五百年前不是被铲除了吗?为什么你还如此相信?”乌启颇为礼貌地问道,语气中充满了疑惑。

“回公子的话,据老朽所知,每年阳世八月十五,我们这一带的人总会有几个莫名其妙地消失掉,而这正是以前祭月神教祭拜月亮的时候。所以整个流沙镇的人几乎都相信祭月神教并没有被彻底消灭。”老板缓缓说道。

杨少峰眼睛里放出一缕精芒,暗道,既然祭月神教还在,那就重点调查祭月神教!总算找到突破口了!

乌启眉头一拧,暗道:“这么说是有人复活了列天鹰的恶灵,现在又开始召集邪教欲孽了!”

“老伯,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些确切的关于祭月神教的线索?”杨少峰认真地问道。

“这个到没有,不过前两年有人发现几个村民被几个神秘人带走,于是组织了一帮青壮年前去打探!”老板一边说一边指着眼前的道路,“他们就是从这条路去的,结果除了一个小伙子以外,其余的全部没有回来!”

“他现在在哪?”杨少峰立即问道。

老板摇了摇头,道:“这小伙子是因为胆小落在人群后,才没有被发现,回来以后没多久就疯掉了!据他说,当时一伙人走出方外之地很远,发现了一片山地,其中有一个山谷里火光冲天,还听到一阵阵整齐的呼唤声,于是他们便爬到山上看着下面山谷的情景,不过那个小伙子并没有爬上去,所以他也没看到具体情形,结果这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发现了,山谷间突然飞上来几个黑衣蒙面人,将他们抓了下去,不一时便听到一阵阵惨叫声传来,这小伙子吓了个半死,连忙屁滚尿流地逃了回来。”

四个人听到这里,对祭月神教更是相信了几分。

……

“今天就是八月十五,祭月神教的祭月仪式又要开始了!怎么说也要去看看!说不定还可以打探到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呢!”乌战磨拳嚯嚯显得十分兴奋地说道。

这时四人走出了茶铺,正站在外面的大道上。这条大道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是条自东向西链接方外之地的大道。

“二哥,我和杨少峰也陪你去,大哥你去吗?”乌朵显得有些兴高采烈,挽着杨少峰几乎是蹦着说道。

乌启虽然也是一副谨慎的表情,但年轻人的好奇与冲动还是很明显地显露在他脸上,“祭月神教重现冥界,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这一路尽量谨慎些为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