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入口

章节回顾:在娅米斯苏醒之后,她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让塞斯恩为她取得“傲慢殿堂”中的“时光宝石”……

  “恩,你知道‘时光宝石’吗?”在塞斯恩的怀中,娅米斯伸出手指轻轻地在他胸前画着圈圈问道。

  “听说过一些有关它的传闻,这也就是我此次带你来这的目的。”“那你对我说说你所知道的好吗?我想听。”

  “我曾经翻阅过一本古书,上面记载到:‘时光宝石’它不仅能够轻易改变时光的进程,更能让佩戴之人青春永驻,脱离衰老。与它相提并论的,则是另外一颗‘空间宝石’。据说‘时光’与‘空间’这两颗宝石追溯于诸神时代主神欧瑞斯的‘左眼’与‘右眼’。”

  说道这后,塞斯恩见对方听得入迷,有些不忍心打断道:“你喜欢听得话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只是你才刚刚苏醒,你还需要充分的休息。”话落,轻轻抚摸着她肩膀。

  “塞斯恩,你真好。”她的话语刚落,塞斯恩轻柔地捏了捏她小巧的耳垂,引得她一阵“格格”轻笑。“讨厌,好痒啦……”

  “对了,娅米斯,给你这个……”说话间,塞斯恩从空间戒指出取出了一枚耀眼的水晶手镯。

  “我一直为你珍藏着,它戴在你的手上是最为合适的。”

  “你一直为珍藏着吗?有没有想过送给其她的女孩?”说道这后,她狡黠地笑道。

  “小傻瓜,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女孩有资格碰它。来,我为你戴上。”话落,塞斯恩轻轻拉住了她光滑细腻的手腕。“呀————!!!”

  手镯戴上她手腕的瞬间,只听闻她一声尖叫,细腻光滑的手腕瞬间弥漫起一股黑色气息。

  “叮叮当!!!”随着剧烈痛楚的传来,她猛地一甩手腕,将那枚水晶手镯甩到了地上。

  “你怎么样了!!娅米斯?”塞斯恩万然没有料想这手镯竟然会如此邪门,刚刚戴上她的手腕,就弥漫起那么一股诡异的黑色气息,看着她美丽的面孔此刻痛苦异常,甚至有扭曲的现象。塞斯恩不由抓住了她的手腕,运足真元,想要替她驱散手腕处黑色气息。

  也幸亏有塞斯恩的真元注入,她轻易地调用这股真元之气,与手腕处的黑色气息相抗衡。在这股浩瀚浑厚的真元气息趋使下,黑色的气息逐渐消失。

  “呼……呼呼……”耗费强大的真元后,塞斯恩此刻疲惫异常,俊朗的面孔上已经是大汗淋漓。“你……你……没事吧?”塞斯恩困难地说道。

  “幸亏刚刚有你在……”她话未说完,只见疲惫不堪的塞斯恩再也无法支撑,整个人昏倒在床上。

  “……”她起身慢慢走到桌子旁边,冷冷地盯着地上那枚闪烁着光芒的水晶手镯。

  这枚手镯怎么会这么邪门?刚刚戴上它的瞬间,传来一股强烈的掠夺之势,仿佛要将她吞噬般。也幸亏刚刚他真元注入得及时,不然后果真不敢想象……

  可是,为什么这枚手镯他拿在手上会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又一个疑惑从她的内心浮现,先前佩戴这手镯的人……看着手腕处那道醒目的黑色灼伤,她不由恨恨咬了咬牙齿,她轻轻抬起了手腕,在一股神之气息的催动下,她的手腕开始乏现一股光芒。

  许久之后,终于将手腕处的黑色灼伤消除,她不由再次撇了眼地上的那枚水晶手镯,妖艳的唇角乏起一股妒忌与不甘。“娅米斯……哼……”…………

  一夜过去了,我怀着一些忧虑再次踏上了“审判广场”。昨天晚上的那个家伙,就那一招,这大陆间能够挡住的只怕是屈指可数。还有,那道白色的光点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一股妖冶的气息?只怕这次的来访者不简单……

  看来我必须要改变当初的决定,从新打算一番了。那些跳梁小丑,如果妄想染指傲慢殿堂里的东西,你们就尽管试试看。

  带着一股愤怒,我催动内劲,将手掌探入结界中,开始破坏结界。我必须要抓紧时间了,随着内劲的加强,结界开始急速变得暗淡。

  “呼唦唦……呼唦唦……”随着结界的消弱,整个广场上的建筑开始逐渐变得暗淡模糊,这是什么情况?我之前明明看见在骨碑的后方有一个入口,怎么随着结界的消失连同这入口也一并消失了?没有了入口,那……

  在结界消失之后,我放眼扫遍整个广场,只见整个广场已是不复存在,周围一片的空旷,没有草木,没有土石,没有空气的流动,也没有任何的自然色彩,奇怪的光线笼罩着这么一片奇怪的区域。

  我呆呆地站在这空旷得仿若无边无际的区域上,站在这样一个地方,给人带来一股莫名的压抑感,仿佛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嘶……”

  嗯,这是什么声音?刚刚我清楚听到一阵声响,但是为什么……“嘶……”

  我上上下下扫遍了周围,这空旷得周围除了我一人之外,却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根本就找寻不到声音的来源之处。

  “嘶嘶……嘶嘶嘶……”随着声音越来越急促,我终于发现在我的四周渐渐汇聚着一团团的……东西?

  这些是什么东西?不仅模样怪异不说,所存在的位置与角度也着实让人匪夷所思,这种场景就犹如是在一张画卷上,被人抛洒了点点的墨水般。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不管这些东西什么来历,能出现在里,绝对不会友好。

  “唰————”在我想的空档间,一具已经汇聚成型的东西已然朝我扑了过来,敏捷的四肢,尖锐的獠牙,以及它那狰狞的面孔。

  我自然不会客气,一掌随之击出,只听“砰——!”的一声响,那怪物被我击退后,随之消失在周围的空气中。

  刚刚那一掌的感觉……我仿佛是打在一块钢铁上。奇怪了,这些东西不是都在空气中聚集而成的么?怎么会有这么坚硬的躯体?

  在我诧异的时候,已然又有两只成型的家伙朝我扑来,我手掌刚刚扬起,却……它……它们……他们?我眼花了吗????陈武???何???

  一见到他们,我的内心随之一紧,开始急促跳动着,我有多久……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们了?

  “砰!!!”在我发呆的空档,一记重击已然轰中我的肩膀,强烈的冲击之力使我不由大退数步。

  不可能,他们怎么会在这地方出现的??而且,他们,怎么可能会对我动手的??

  他妈的!!一股被欺骗后的怒火猛然冒起,我避开另外一个扑来的身影,顺势一掌击在了他的后背。

  “喈!!!”这一击的力道非同小可,对方如同一道脱铉的箭般急急朝前摔去。

  “唧唧唧!!!”眼见倒地后的它痛苦地发出**,身体不断挣扎着,数秒之后只听“噗”地一声化作一团气体四散而开,消失在空气之中。

  我扭头利眼朝另外几个怪物看去,显然,在目睹我惊人的破坏力之后,它们显然惧怕了,一时间,一个个呆弱寒蝉,不敢妄动分毫。

  “你们的主人让我来取走一些东西,”不管它们是否能听得懂我说得话,我扫了一眼它们后冷冷说道:“除了我之外,任何来到这里的人,一律杀无赦。”

  “嘶嘶嘶————”看来它们是听懂我说的意思,一个个四肢伏地,发出低沉的嘶吼。这些牲畜看来能够洞悉人性的弱点,幻化成至亲之人来迷惑对手,多少还算是有点用处,让它们留在这守候也算是个不错的主意。

  在我沉思的时候,只见一团气体不断汇聚,形成一张巨大狰狞的面孔,一张巨口仿若恶魔的嘲笑。在这张巨口内,犹如一条无尽的隧道混沌空虚,想必这就是进入殿堂的入口了?想到此,我不由低低一笑,朝那巨口走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