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潘多拉魔盒

卡克蒙亚绝对不是老眼昏花,他一眼就看出李定邦在装傻,这小子身上的古怪太多,刚才的精神冲击如果跟他没关系才叫见鬼了,在场的主事他认识不是一年半年了,他们是什么底细没人比他更清楚,那种强度的精神冲击绝对不是他们能发出来的。()

卡克蒙亚闪烁的眼神让李定邦的心跳猛地加速起来,老头不好骗,贼精贼精的眼神分明就是一种提醒,他已经起疑心了,得赶紧想个法子闪人,先把小黑盒的秘密弄明白了再说。

“咳咳!”李定邦干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心中的忐忑,也把还在发愣的主事们从灵魂出窍中拉了回来,顿了顿说道:“待会跟师弟道个别,小子就离开科科岛了,再次感谢各位主事前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卡克蒙亚眼骨碌直转,老神棍是最憋气的,魔武顶级挑战是他发起的,也就是说亚马逊和魔武场的损失都是他一手造成,结果李定邦的底没摸到,反倒让他把魔武场的家底给掏了,虽然三件宝物不过是九牛一毛,但这口气实在让老神棍碜得慌。

卡克蒙亚急切想探李定邦的底,其实并不是出于私心,李定邦是他算出来的应劫之人,如果有可能他甚至想将神言术教授给李定邦,不过他先要弄清李定邦到底已经修炼到什么程度了,魔武顶级挑战的结果,让老神棍羊肉没吃着反惹来一身骚。

眼见李定邦要走,老神棍虽然不甘也只得重重叹了口气道:“李小子,我现在也要称呼你一声主事了,你要走,我不拦你,可你好歹也让我看看你选的奖励吧!”

李定邦心道:你个老神棍,我拿了什么,赞拖一清二楚,看个屁啊!不过他还是很恭敬地从怀里拿出了小黑盒、火焰之眼手套、巨灵魔环,一一放在了茶几上。()

看着李定邦拿出的三件宝物,其他主事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他们与赞拖的想法一样,李定邦选什么都无所谓,只有卡克蒙亚微微变了脸色,火焰之眼和腰带李定邦应该是准备给他两个兄弟的,也确实合适,只是小黑盒,李定邦怎么会选上它呢?

卡克蒙亚不是神仙,他不会对随便任何一件东西或者一个人用神言术来推算未来,他也没这个能力,好巧不巧,小黑盒偏偏就是他曾经推算过的,结果除了无边的黑暗,还是无边的黑暗,他的神言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失算就发生在小黑盒上,这让卡克蒙亚断定小黑盒一定是个不祥之物。

卡克蒙亚拿起小黑盒郑重地问道:“我知道手套和腰带是给你兄弟的,可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给自己选了这个小黑盒吗?”

李定邦被问住了,他不知道卡克蒙亚曾经对小黑盒用过神言术,不过从老神棍那严肃的表情他多少猜到老神棍肯定知道点什么,要不然也不会有此一问。心思急转,如实回答自己是被小黑盒的召唤吸引的,那他就是傻帽,还是天字第一号傻帽,可要骗过老神棍,没有一个真实的谎言,又没那么容易。

幸好有个让卡克蒙亚也不得不信的理由,李定邦说道:“大神卜,您也知道,我在图龙海得到了舞天轮宝,刚才听赞拖主事说小黑盒没有东西能够破开,我就想用舞天轮宝来试试,看看盒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说完,接过了卡克蒙亚手中的小黑盒。

虽然用舞天轮宝破开小黑盒的说法有些牵强,不过卡克蒙亚想破头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也没看出李定邦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只得作罢,反正他已经算准李定邦大劫来临之前是不会有什么状况,就由他去吧。

见卡克蒙亚默认了,李定邦赶紧将小黑盒藏入怀中,拱手作揖道:“各位前辈,小子拜谢,既然已经是魔武场的名誉主事,以后主事团有什么差遣,小子随叫随到!”

卡克蒙亚笑骂道:“臭小子,跟你师傅一样奸猾,你早就知道名誉主事是个甩手掌柜,还在这里说便宜话,我看你不是听从什么差遣,是想提醒我们有什么好事别忘了你吧?!”

“都一样,都一样!”李定邦打着哈哈,心道:老神棍心眼也太鬼,这话私底下说就得了,难道还怕你自家兄弟反悔不成,还抬出我师父来压人。果然,听到老神棍的话,赞拖脸上一红,险些一口气呛住,憋了半天才说道:“名誉主事没有任何责任,享受主事待遇,这是早就定下来的规矩,我们不会忘记的!更何况魔武场能有什么事?”

卡克蒙亚一声冷哼,用教训的口吻对兄弟说道:“赞拖,你好歹也是个神卜,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敢保证几年后的大劫,魔武场能置身事外?即便魔武场能置身事外,我、你、在座的各位主事,还有魔武场的人能置身事外?”

赞拖一听脸色顿时变得不自然起来,刹那间明白了为什么兄长那么热心要把李定邦拖进魔武场的主事团来的苦心!到了他们这个年龄、境界和地位的人,其实最关心的还是身边的人,他可以不考虑自己,但他不得不考虑他还有个女儿啊,兄长也是为了她。

……

遥远的宇宙深处,寂静得死气沉沉,一支庞大而又孤单的太空舰队漫无目的在游弋,在茫茫宇宙中,这支拥有上百艘运输舰的庞大舰队显得那么渺小。

它们古老的舰身上刻满了流浪的痕迹,舰体不再簇新,但是到处都是氧化的痕迹,锈迹斑斑的外壳上深一道浅一道,上下左右横七竖八地布满了划痕,舰队中间有一艘运输舰的舰体比其他舰只都要大上一圈,显得格外打眼。

这艘运输舰的指挥舱中,一只巨大的类蛤蟆生物正端坐在指挥椅上,这只类蛤蟆生物就是一只放大了百倍的蛤蟆,身高至少在十米以上,全身布满了鳞片,四肢粗壮发达,只有三指,指间还有蹼翼连接,一小截短尾从扶手下面挤出了指挥椅外,无精打采地垂荡着,两只硕大的鱼泡眼没有一丝神采。

如果李定邦在这里一定会非常吃惊,因为这个指挥舱与天清号的指挥舱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里面还有许多类蛤蟆生物,可好像没有一只蛤蟆是活的,整个指挥舱比舱外死气沉沉的宇宙还死气沉沉,所有的蛤蟆如同它们的首领一样在各自的位置上发呆。

忽然,指挥仪面板上一盏暗红色的灯突兀地闪烁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滴”声,趴在指挥仪前的一只蛤蟆不敢置信地愣了半天才醒过神来,用爪子使劲揉了揉酸胀的鱼泡眼,迟疑着按下了重复键,暗红色的灯又闪了一下,发出“滴”的一声。

顿时整个指挥舱如同一锅冰水瞬间被煮沸一般,怪异的欢呼声差一点把指挥舱给震裂,指挥椅上巨大的蛤蟆一蹦就蹦到了指挥仪边上,一把拎起比它小一号的蛤蟆问道:“是引导者发来的信号吗?”

被巨大蛤蟆拎在手中的蛤蟆还在手舞足蹈,听到问话,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恭敬地回答道:“是的,戈利德大人,是引导者的信号!”

“能锁定空间坐标吗?”被称呼为戈利德大人的巨大蛤蟆语音有些发颤地问道,被拎着的蛤蟆听到问话,苦着脸回答道:“只有一个信号,指挥仪捕捉到了,却没办法定位,如果还有信号,就可以定位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