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 激流堡的暗流

  激流堡,铁砂群岛的中心,历史上凡尔特人的古都。

  参加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的七国战争后,凡尔特人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博拉德这片土地上。如今,这座横跨四个岛屿,用深黑色铁砂岩堆砌的战争堡垒,已经成为了各大陆贸易者们聚集的天堂。

  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买不到的,只要你足够富有,哪怕光天化日下杀人也不用偿命,前提是你能支付地起被杀人同等身高的黄金。

  激流堡崇尚财富,金币更是早已搭上盛行于铁砂群岛的四季海风,成为了这里永恒的主题。但财富和金币并不是至高的行事准绳,看看那终年飘扬在激流堡最顶端的鱼身鹰首旗吧,海洋和雄鹰之子的艾莫尔家族才是如今激流堡唯一的王。

  一条幽长的小巷里,在那灯火如昼的映照下,到处都流淌着浓稠、色泽各异、总是散发着厚重酒香的污水。一个瘦小的身影靠坐在墙边的阴影里,他身上裹着的一张几乎将他整个人包住的肮脏毡毯让这个瘦小的身影与周围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毡毯下的身影一动不动,只有那露出毯子的半截耳朵会偶尔随着身旁妓院传来的笙歌声颤动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小巷的入口处忽然传来了稀疏的脚步声,伴着高声的喝骂和极度放浪的淫笑声,两个烂醉如泥的汉子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

  “他妈的,这里是个死胡同!强尼,你是怎么带的路,老子的家伙已经不耐烦!”一个看上去特别粗壮的大汉不满地嚷道,他满是绒毛的手臂狠狠地挠了挠自己高耸的胯下。

  大汉身边的干瘦矮小的猥琐男子发出一阵阴测淫秽的讥笑声:“我说邓肯!这才几天没见着女人,就猴急成这样?要不现在就给你找头母猪解决了得了。”

  叫邓肯的大汉大骂道:“赶紧带路,给老子逼急了拿你开刀!你可是知道的,老子可是荤素不忌!”

  强尼听到这儿,原本还猥琐的笑意一下僵住,胆小地缩了缩脖子,然后骂咧咧地低啐道:“妈的,往常那些个婊子都是在这里等着的,今儿个怎么没人了。”

  说完,贼眉鼠眼地眼睛四下扫视了一圈,忽然注意到了墙边那个靠坐着的瘦小身影。然后好似寻着了猎物一般的开怀一笑,立马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邓肯,努嘴道。   “你不是等不急了,咯,那儿就是一个。”

  已经欲火难耐的大汉立马就锁定到了目标,这样的装束和身形一看就知道是个流浪儿。在激流堡,流浪儿是最没有社会地位的一个群体,每天因为饥饿或者暴力丧命的流浪儿绝不会少于十指之数,且根本没人会因他们暴毙而来探查原因。没了顾及的邓肯冲冲地冲到黑影的跟前,一把掀开毡毯。

  面前果然是个十来岁的小孩,深灰色的头发由于长时间未成打理已经触及肩膀。秀长的眉毛,清秀的面颊,即使此时满脸污痕,仍旧掩盖不了他那张精制地过分的脸庞。

  小孩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惊恐地蜷缩成一团,在他睁大的双眼里,两个瞳孔呈现出病态的灰白,像蒙了一层薄雾无法聚焦,他显然已经瞎了。

  邓肯和强尼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漂亮的小家伙,这简直是个意外的惊喜。就连不好这口的强尼在看清小孩的面目后也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邓肯早已按耐不住,他淫笑着一把抓住小孩,伸手便要抓破这只不住颤抖的小东西那几件遮体的破烂衣服。然而即将得逞的低哑笑声却突然间凝固。

  邓肯惊愕地瞪大双眼,那粗壮的脖子不知何时插入了一块两指大小、前端被磨得锋利的裂岩。大量的鲜血从深可见骨的致命伤口飞溅而出,并发出令人心悸的“吱吱”声。

  邓肯想抬手摸一摸自己的脖子,可惜举到一半便无力地垂了下去,接着轰然倒地,他致死都不知道面前这只待宰的羔羊怎么会,怎么能有胆量杀自己!?

  此时的小孩哪里还有先前那副惊吓过度的样子,他静静地站在原地,滚烫的鲜血沾满了那张清秀的脸颊,他也不去擦拭,任由血水慢慢滑落,只是那双无法聚焦的双眼缓缓转向了呆立一旁的强尼。

  事情发生地太过突然,强尼还没有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便见邓肯跪倒在自己的血水中。看着那双慢慢投来的灰色瞳孔,强尼内心忽然生出一阵巨大的恐惧,他本就是个胆小如鼠的人。已经吓破了胆的他惊叫了一声,竟是对还在地上抽搐的邓肯不管不顾,抱头窜出了小巷。

  流浪儿的耳朵轻轻颤动,在确认了另一个人走远后才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随后,他在地上摸索着找回了那张肮脏的黑色毡毯,也不换地方,重新将自己缩回到墙角的阴影里。

  约莫过了几分钟时间,幽深的巷道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他全身罩着一件深黑色的斗篷,只有高挺的鼻梁从遮住面容的兜帽下略微探出。

  神秘男子径直走到了邓肯的尸体旁,随意看了一眼已经咽气了的大汉便将目光移向了阴影中的那张深黑色的毡毯。

  “你知道我要来?”声音低哑而深沉,无法听出具体的年龄。   “是。”黑色的毡毯下的小孩低声回应道。

  双方沉默了几分钟后,斗篷下的神秘男子才迟迟说道:“很好,那就跟我回去吧。”

  黑衣男子扭头而去。颓废迷乱的笙歌依旧回荡着,只是小巷的阴影下早已空空如也,那始终裹着深黑色毛毯的孩子已经不知去向。

  激流堡夜晚的寒风将一切都吹地一干二净。直到第二天清晨,邓肯的尸体才被路过的人们发现。因为找不到凶手,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邓肯的死最终只成为了激流堡里人们口中无足轻重的谈资。而与此同时,没有人知道,一个叫强尼的家伙悄然地暴毙在了他自己的家中。    起点中文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