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

第一百二十九章忧伤的一年

  雪神凝视着紫色玉石上沉睡中的得意弟子,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一场大战,最终陨落了数位实力强大的神灵,而裴伊则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终于被雪神保住了一条性命。

  然而裴伊的身体虽然保住了,可是她的灵魂却在赤卡攻击中受到重创,识海完全崩溃。雪神花了不少力气才使她的识海残片得以保存到裴伊的世界中,换句话就是裴伊现在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植物人,机体还活着,却没有任何意识思维。

  雪神现在为难的是要不要给裴伊施展那招自己也没有把握,从没有尝试过的秘法。那招秘法是得自一本灵魂秘籍,并非雪神所创,是用来修复灵魂的秘法,其中最后一篇就是在灵魂崩溃后把碎片保存到世界里再重新融合。雪神费了一个月才把裴伊的灵魂碎片保存下来,可是要想融合,按照秘法所记载,结果是未知的,有两种可能,一是成功恢复。二是恢复裴伊的意识,但不完全是裴伊的意识,而是裴伊和雪神两个意识的混合体,一个人的意识中有两个人的意识残留,结果会造成恢复后意识混乱,行为怪异。当然还有一种结果就是直接成为雪神的灵魂奴隶,不过这种方式的灵魂奴隶就代表着裴伊永远止步于此,是雪神不愿意的,她看中的就是裴伊的灵魂天赋。

  雪神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施展这最后一层秘法要耗费惊人的灵魂力量,万一中途灵魂力量不继,裴伊固然救不了,自己还得花费惊人的金钱和时间才能恢复。

  雪神闭上眼睛,过了许久,终于缓缓地睁开双目。喃喃低语:“小伊,别让我失望。”

  整座宫殿浮现出一层碧绿色的膜,上面无数秘纹流窜,如果有人在此经过,只能看到一片虚空,整座大殿都隐入那若隐若现的薄膜之中。大殿内,盘膝而坐的雪神全身迸射出无数的光点,这些光点缓缓地飘向裴伊,不断地融入她体内。这些光点就是雪神的灵魂之力,用来凝聚裴伊的灵魂碎片,它们必须很微弱,否则轻易地就能毁灭裴伊的灵魂碎片。雪神保持着十万分的小心,慢慢释放着极细微的灵魂之力,这些灵魂力量的光点进入裴伊体内,由雪神引导沾附在裴伊的灵魂碎片上,根据碎片大小而强弱也不一样。这么精细的控制相当的耗费雪神的意识,不到一个小时她的脸上就浮现出细密的汗珠。

  一直到裴伊所有的灵魂碎片都沾附上雪神的灵魂之力后,雪神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下一步是在大量的灵魂碎片中凝结出一个核,这个核的大小,力量都必须适中。过小不能吸附灵魂碎片融合,过大则会直接毁灭被吸附的碎片。因此雪神得先小心翼翼操控一个细微的灵魂碎片吸附一个略细点的碎片,等待两个碎片中残留的意识融合,以此类推,一直到形成一个可以简单自主融合其他灵魂碎片的核,这时就算成功了一大半,接下来只要在灵魂最终完全融合的过程中保护裴伊世界的稳定,不出现融合的强大灵魂出现异常波动就可以了。在这过程中雪神所释放的一部分灵魂力量会被裴伊炼化,一旦成功裴伊是会提升灵魂力量,而雪神却是损失一些灵魂力量。

  由雪神控制的一个灵魂碎片,慢慢的在无数的碎片海洋飘动,过了许久终于吸附了一个碎片,在融合中两个相近的意识联系在一起,使得这融合的碎片意识强了一丝丝。雪神心中稍稍一松,继续着操控,在剧烈的意识消耗之下,她的脸色慢慢的变得苍白起来。而那灵魂碎片中融合的那一片又融合了一个,再融合一个,慢慢的出现了一个绿豆般大小的光点。在裴伊的世界中,这个小绿豆就仿佛浩瀚虚空的一粒灰尘。不同的是,这个光点的意识强度却比一些比它大不少的碎片还要强。忽然雪神神色一凛,精细操控灵魂的她发现小光点震动了一下,竟然对她有了一丝抵抗。雪神咬牙,轻轻加强束缚,使它稳定,然后缓缓松开,脱离了对它的控制,接下来就靠裴伊自己了。

  雪神轻轻擦了擦汗,此时她唯一能做的是保护着裴伊的世界,以防万一,虽然要耗费一些力量,却不需要剧烈地消耗意识力量了。

  裴伊的世界里,浩瀚的虚空中漂浮着无数的灰色絮状碎片,而在这众多的碎片中,一个大约玻璃弹珠那么大的灰色圆球显得很特别,虽然比絮状碎片小得多,却发出微弱的晦暗光芒。圆球一边缓缓的自转,一边无目的地飘荡,忽然离它很近的一团絮状碎片猛地改变漂浮方向,朝它飞去,在接触它的一瞬间将圆球裹住,然后缓缓地融入到圆球中。

  圆球不住的飘荡,在飘荡的过程中也不时吸引一个碎片。慢慢的圆球变大了一些,光芒依然晦暗,但是却强烈了不少。

  灰色圆球就是雪神为裴伊耗费了大量精力才凝聚成的一个极为微弱的意识之核。意识是生命最强大亦是最脆弱的根本,是灵魂的主帅。雪神能够凝聚裴伊的一个微弱的意识之核,已经代表着她在灵魂之道有着很大的成就,因为稍微一点波动意识就完全溃散,没有指挥官的灵魂自然也跟着溃散。有些强大的灵魂强者即使灵魂湮灭也能靠一丝意识保存在虚空,甚至于灵魂重生。

  此刻裴伊的意识之核在无目的的吸收了许多碎片之后,忽然间在意识之核中出现了一个连贯的信息:艾倪。这是什么意思?是个人的名字?是个物体?裴伊的意识之核当然无法弄清。不过因为这是第一个连贯的信息,具有自主意识的意识之核自然在吸收灵魂碎片的时候刻意地感应与艾倪信息相关的灵魂碎片。但是包含与这个信息相关的碎片虽然比较大,却比较少,裴伊的意识之核自然也不会放过其他与灵魂之核中其他信息相近的灵魂碎片。于是在意识之核中信息越来越多,包含的信息也越来越繁杂,到后来灵魂之核就变成了随机吸收灵魂碎片了。因为灵魂之核不断的自转,又是球状体,在裴伊的意识还不够强大的时候,靠的是守株待兔,捕获那些无意中飘近的碎片。逐渐的意识中出现了爸爸妈妈的信息,出现了爷爷奶奶的信息,出现了各类知识信息,虽然混乱不堪,但是却增加了裴伊的意识强度。

  意识之核发出越来越强烈的晦暗光芒,周围更远的碎片被强大的意识召唤,吸收速度逐渐加快。

  在裴伊世界边缘,一块超大的灵魂碎片正漫无目的地飘荡着,或许连雪神都没有发现这片灵魂碎片中竟然残留着一个细小的光点,因为雪神寻找的是认为自己能够控制的合适的碎片,她又怎么会知道这灵魂碎片里面竟然有一个现成的意识这核,这个光点几乎不可见,比雪神凝聚的灵魂之核要小得多。这个宛如陷入沉睡的光点忽然颤动了一下,遥远处仿佛传来一个召唤,把它唤醒了。一丝极其微弱的晦暗光芒突然出现,然后这块超大的灵魂碎片顺着召唤缓缓的飘荡过来。

  裴伊的意识之核已经成长到拳头大小,吸收其他碎片的概率越来越大,逐渐发出强烈却晦暗的光芒。蓦然,意识之核感到一道强烈的信息从遥远处传来。一幅人脸影像?第一次有一个完整的影像信息出现在意识,甚至裴伊能感应到它似乎也有着意识。虽然那意识微弱,但是有了意识才有自主,才能算一个活体,或者说算一个生命,那是一个有着生命意识的超大灵魂碎片。

  意识之核猛地震颤起来,竟然朝着那个方向飞去,意识也前所未有的强烈,吸引得四周的灵魂碎片纷纷飞来。那遥远的超大灵魂碎片在意识之核震颤的同时,似乎也感应到了它的波动,内部那细小的光点也震颤起来,发出微弱的光芒,只是在这光芒中隐含着一道极其细微的力量,这是其他灵魂碎片,包含意识这核都没有的力量,正是这力量保存了裴伊残留的一丝意识。其实有了这一丝意识,裴伊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可以完全恢复,因为这是她自己的意识,不需要外来意识的引导,没有将来双重意识可能存在的隐患。超大灵魂碎片循着感应和意识之核相向而飞,不断地靠近。

  近了,更近了。经过十几天的靠近,意识之核速度由原来的一天飞行十几公里到现在一天上百公里,终于和那超大的灵魂碎片遥遥相对。意识之核欢快地颤动起来,猛地冲了上去,那微弱的意识此刻在裴伊的意识之核中显得无比的亲近,那完全是她自己的意识啊!

  超大灵魂碎片仿佛一件衣服般将意识之核裹住。艾倪!意识之核突然怔住,那道影像信息竟然和许久没有新灵魂碎片信息吻合的艾倪完全吻合,出现了一幅虽然模糊却蕴含强烈意识的人脸图像,他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意识中这么突出?

  正在意识之核困惑之际,忽然一股与超大完全不同的意识猛地压迫过来,试图驱离超大灵魂碎片的意识。这股意识就是雪神的引导意识,之前它一直在主导着意识之核,所以很平和,裴伊的意识虽然不断聚集,可同时也在不断地被雪神的意识侵蚀,争夺着主导权,结果当然是裴伊乖乖的交出主导,只负责对其他灵魂碎片的吸引。可是现在这超大灵魂碎片竟然蕴含了一个完整的意识,雪神的意识感到了威胁,立即爆发。雪神的意识比超大灵魂要强大得多,瞬间将它包围起来,试图将它挤压爆裂。超大灵魂碎片中的意识也同样咆哮起来,努力要冲出包围。两者的差距是巨大的,包围在缩小,超大灵魂碎片的意识在颤抖。一道奇异的力量在超大灵魂碎片中毫无征兆地窜了出来,仿佛清水倒在海绵上,无声无息地完全渗透到海绵中。雪神的意识突然停止了攻击,似乎想起了什么,怔怔的呆住。超大灵魂的意识瞬间冲入雪神的意识,那些被雪神意识压制的裴伊的意识立即无比亲切地和超大灵魂碎片中的意识融合。

  嗡,意识之核竟然在裴伊的世界发出低沉的嗡鸣。突然它猛地旋转起来,晦暗的光芒强烈迸射,照耀着足足数公里范围。这时裴伊的世界中灵魂碎片还很多,密度也不小,数公里范围也有数以万计的碎片,在这光芒照耀范围之内,那些灵魂碎片竟然瞬间消失。

  雪神猛然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痛苦而欣慰的神情。小伊,她,成功了!雪神刚才的意识突然一阵昏眩,紧接着自己在裴伊世界的一缕意识突然完全断绝,其中包含的灵魂之力也完全湮灭,竟然瞬间被吞噬了。雪神已经为裴伊维持了整整三年,灵魂已经很虚弱,所以这突然的损伤都让她不由自主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她明白,裴伊成了,因为裴伊的意识完全湮灭了她的意识,代表着裴伊的意识之核已经完全成为了裴伊的意识,剩下的是裴伊完全融合所有灵魂碎片,恢复灵魂,那时就可以苏醒了。现在雪神只要保证她苏醒之前没有人打扰她就可以了,而且现在也没有人可以再进入她的意识,除非是要她死而强行攻入,那恐怕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杀死裴伊,比如毁坏她的身体。

  裴伊世界中的意识之核不断吸收着四周的灵魂碎片,而意识之核中的光芒也越来越强,照耀范围越来越大,凡是在光芒范围之内的灵魂都是瞬间消失。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意识之核的光芒笼罩了整个世界。在这一刹那,满世界的光芒突然消失,甚至意识之核也消失,一个完全不同于意识之核的淡蓝色六棱型方柱出现在裴伊的世界,方柱表面缠绕着一圈圈的灰色细丝,仿佛一张丝网笼罩着淡蓝色方柱。

  六棱的灵魂,裴伊困惑了,很少有六棱形状的灵魂形态。同时大量的灵魂信息开始互相连接,互相融合,随即犹如电影一样在裴伊脑海回放起来。裴伊的灵魂瞬间离开世界回到自己的身体,她的睫毛无意识地抖动了一下。

  嗯!雪神忽然感觉到一丝奇异的力量出现在整个大殿,接着凭空消失。她都没有感应到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只是恍惚有些熟悉的感觉。她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动静的裴伊,又闭上了眼睛。

  往事如潮水般涌入裴伊心头,从小照看自己的爷爷奶奶,忙碌的爸妈,顽皮任性的小弟,左邻右舍,同学老师,亲朋好友,一一闪现。那些无忧的,新奇的,烦躁的,心酸的,悲痛的,无比清晰地在脑海浮现。为什么他们的身影如此的清晰?裴伊心中痛苦万分,自己把他们深深的掩埋在记忆的角落,可是现在却是这么的清晰,好像刚刚才发生。我不要记起他们,我不要他们再在我的世界出现,裴伊心中嚎叫,那些往事一直在噬咬在着自己。

  一阵忧伤涌上心头,在这忧伤涌现之际,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裴伊的身体产生。这神秘的力量迅速掠过裴伊的脑海,掠过她的身体每个细胞,掠过她的灵魂,接着消失在她的意识之中。裴伊痛苦的心情突然消失,只是感觉有点忧伤,但是那神秘的力量虽然似乎不存在,裴伊却可以感应得到,它好像存在于自己的意识之中。裴伊现在好歹也是武圣级的强者,对于自身的力量还是很清楚的,但是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还有什么力量,实质性的力量可以在意识中存在,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现在裴伊只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往事,那些带着一股莫名忧伤的往事。

  小时候爸妈的疏离,或许这时候就是她忧伤的种子生根发芽的温床。此后,她上学了,后来有了第一次朦胧的初恋,曾经是那么的美好和甜蜜。然而,也许是心中隐含的那忧伤侵蚀了这些美好的努力,终于一切破灭了。

  离开学校,走入社会,原想做一番自己的事业,可是在茫茫人海中,力量薄弱的她却茫然不知所措。新的男友又与她产生隔阂,就在此刻,艾倪突然出现,完全改变,颠覆了她的世界。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改变啊!卷入黑帮的缠斗,生死存亡的挣扎,到最后离开自己的家园,随着黑衣男子离开地球,开始自己渴望的道路,强大的道路。

  裴伊忽然笑了,忧伤的笑。意识中的那股力量忽然随着裴伊的笑容绽放,可是盘坐的雪神却没有觉察到。这力量竟然随裴伊的意识而动,它有什么作用,有多么强大,裴伊不知道,现在她也不想显示出来。她只是发现了一点,心中的那种淡然忧伤似乎再也无法驱逐。第一百二十九章完2013/4/23 起点中文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