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陈子翱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和齐枫曦拉开距离了,尽管在他本心里只想在远远的地方一直注视着这个人,但他却无法拒绝齐枫曦的任何一个请求。

  齐枫曦住的住宅小区里多是单身的白领,年轻人平时会自发的组织很多活动,小区里的网球场和篮球场就常常需要预定才能有位子。自从齐枫曦发现佐浩的网球打得很好,篮球也不差的时候便常常拉他出去一起打球。

  虽然陈子翱也会害怕齐枫曦会在某一天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但每次当他听到那充满生机活力而又不失温柔的声音在问:“明天晚上8点,我已经订好位子了,去打球吗?”

  “好。”陈子翱早就知道直自己死的那一天也不可能再对齐枫曦说一个“不”字了。

  陈子翱知道齐枫曦之所以会来找他很可能只是出于怜悯。那天冯叔来送狗罐头的时候刚好碰到了有事来找佐浩的齐枫曦。当齐枫曦将冯谋误认为佐浩父亲的时候,冯谋只好托词说佐浩的父亲在国外,自己只是过来看他的亲戚。

  “这么说他的母亲和哥哥也在国外了?”

  “母亲和哥哥?”冯谋想起陈老时常惦念的早逝的妻子,自言自语道,“都已经去世了呀。”

  “啊?原来是……这样。难怪佐浩时常提起他们,又总是很难过的样子。”

  “是呀是呀。”冯谋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生怕说错了什么。他虽然从陈老那儿听说过齐枫曦与陈子翱的过往,却并不知道陈子翱最近和齐枫曦说了些家里的什么。万一说岔了可就……

  “既然是这样,那佐伯伯岂不是只有佐浩一个亲人了,为什么不接佐浩去国外呢?”齐枫曦看看佐浩家徒四壁的房间,简陋得不可思议。这是一个传达室旁边的小屋子,为了保安人员值夜班方便才添盖的。其实佐浩搬到这里来也只有一个星期而已,他原来的住房条件则是更差。

  “噢,这个”,冯谋额上有点出汗了,“因为陈董他……不,因为佐浩的原因,他的母亲和哥哥才会早早过世的,所以……”

  “哦?”

  看到齐枫曦惊愕的样子,冯谋开始头脑发晕,胡诹起来了:“佐浩他妈妈生他时属于高龄产妇,那个时候国内的医疗水平也没有现在这么好,他妈妈生育过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冯谋掂量了一下,嗯,这部分也算是属实,于是有了信心的他接着说下去,“至于他哥哥,这个……佐浩小时候被别人绑架过,他哥哥为了救他也……咳咳,也不幸去世了。所以佐浩的父亲一直都很怨恨他,虽然这些不幸也不能全算他的错,……可最重要的是佐浩自己也一直都非常自责,那个,他在这里没什么朋友,凡事还请文先生多照顾一下。”

  冯谋的话让齐枫曦想到了佐浩提到母亲和哥哥时的只言片语和眼睛里掩不住的痛苦神情,他以前只是觉得佐浩有点自闭,而且可能因为和人接触少的缘故他甚至不敢正眼看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有过这样的经历。一种同病相怜的情绪从齐枫曦的心里升起来,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害死了父母亲人呢?而那种刻骨的自责也是他自己曾体验过的,那简直比外人的苛责更加可怕。

  如同无法逃脱的影子一样的内心谴责,每当静下来的时候就会涌现出来,那种从心里发出来的痛每每让他想以死亡解脱。

  “菜来了!我跑了几个餐馆,人都很多,等的时间长了吧。”去附近餐馆买酒菜的陈子翱终于回来了,也打断了齐枫曦和冯谋的谈话,冯助理终于松了一口气。

  齐枫曦没有留下来吃饭,但自那天以后他便常叫佐浩出去玩了。

  当然,冯谋不久后也把自己编造的故事告诉了陈子翱。

  陈子翱心里明白齐枫曦对他的关心仅仅是来自友情甚至可以说是怜悯。但他,他只是没办法拒绝齐枫曦的任何一个要求。

  第三场比赛结束了。齐枫曦赢了4个球,他走向网球场的一侧,拿起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陈子翱隔着球网看着他喝水的样子,突然心里一阵绞痛,这种痛几年来从未停止过。

  明明是我害了你的一生,现在反倒是你在安慰我。

  “我怎么总觉得你每次和我对打都不专心?”齐枫曦拿着半空了的矿泉水瓶子走了过来,笑着对陈子翱说,“一会儿祝将和韩其锐过来,咱们打双打,肯定赢他们!”

  “行!”

  时间如斯的逝过,在齐枫曦对他毫无敌意的微笑里陈子翱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从前,然而当齐枫曦叫他“佐浩”的时候才会让恍惚如梦中的他清醒。人生若只如初见,若只如初见,会是怎样呢?陈子翱常常梦到他去建筑工地去见齐枫曦的场景,那是齐枫曦出狱后他们第一次相见:

  那时的齐枫曦因为从脚手架上掉下来,肋骨摔断而倒在肮脏破旧的工棚土炕上,身上盖的稀薄的被子似乎里面的棉花都糟掉了,那个时候的陈子翱明明看到在肮脏的泛着油光的被子下,齐枫曦已经不再健康的身体正因为高烧而发抖,苍白的脸上由于断骨的剧痛冒着冷汗,两颊却被烧得发出不正常的潮红色。

  “枫曦,你会没事的。”梦中的他小心的抱住齐枫曦,“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我给你请最好的医生,你再不会受一点的伤了。”

  现实中的他却只是用带着黑色皮手套的右手拽住齐枫曦不再光泽的头发,不顾他断裂的肋骨而将他的上半身强行拉了起来。

  “我已经刑满了,我……自由,我们……可……以……”这是齐枫曦见到他后说的第一句话。

  “对,我们可以在一起了,以后,永远都在一起。”梦中的他对爱人信誓坦坦的许愿,对他悉心照料,就像对待自己的最珍贵的心一样。

  现实中的他却只是因为找到了复仇对象而冷笑着说:“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了!齐、枫、曦。”

  ……当初的那天再也回不来了,于是一切都是无可改变的。

  …………

  梁晓洁的婚礼很快就到了,两年前就将她认作干妹妹的齐枫曦一时忙得不可开交,婚礼庆典在一个海边的小别墅举行的。烨市地处海滨之湾,海岸边建造的小别墅群为度假的情侣提供了最好的场所,当然也常常出租出去做婚礼酒席的场子,为此还专门配备了接新人的彩车,至于婚宴上的酒席花卉,更是这里商家赚钱的来源。

  婚礼办的的确很时尚,婚礼公司甚至还安排了新娘向身后丢花束的节目,穿惯了牛仔裤的梁晓洁用不那么优雅的姿势拖着长长的白色婚纱裙子,在略带羞涩的新郎陪同下将手上的一大束红玫瑰丢了出去。只不过这本该是只有女宾去争抢的花束在这里也入乡随俗的变成了所有人一拥而上的哄抢,不中不洋的整个成了一个西式抛绣球活动。一阵混乱中已经弄得有点散了的花束撞倒了陈子翱的怀里,为了调动现场气氛的胖胖的司仪故意用夸张的声音喊道:“我宣布,下一个成为新娘的就是——佐浩先生。”这在本来就很热闹的婚礼上更是引起了一阵善意的哄笑和高潮。

  礼花焰火和香斌将花园里开放式的晚宴衬托得无比浪漫,中午已经把梁晓洁的报社同事朋友们送走了,现在仍留在这里的大多是梁晓洁未来的婆家人,齐枫曦以晓洁兄长的身份不停的应酬着,陈子翱则将最后一个礼花引燃,在别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漫天绚烂的时候他也在偷偷的看着齐枫曦,清凉的海风吹过齐枫曦年轻的脸庞,当他看到最后这个格外美丽灿烂的焰火时的笑容引起陈子翱心里的一阵悸动。

  一直到冥色满天的时候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才陆陆续续的离开。“佐浩,今天辛苦你了。”那个温柔的声音在陈子翱的身后响起,让他的整个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

  “没什么。本来,本来我也没做什么的。”他是自愿留下来帮忙的,只要能多在齐枫曦身边一分钟即使有再多、再麻烦的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应下来。

  “我送你回去吧。”齐枫曦对陈子翱说着话,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正在和新郎一起送客人离开的梁晓洁,好似一个宠溺妹妹的哥哥舍不得看着她离开娘家一样。

  “我的家人都去世了,是我害了他们。”齐枫曦在车上轻描淡写的这句话让陈子翱心里一阵剧痛,“所以我一直把晓洁当亲妹妹,也把她的妈妈当成我的妈妈。今天看着晓洁出阁还真是舍不得呢!”

  齐枫曦提到母亲的时候陈子翱打了一个冷颤,母亲……陈子翱明白自己当初的作为已经在他和枫曦之间挖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

  齐枫曦看到他黯然神伤的样子知道他是又想起了往事。

  “我们去海边逛逛吧,今天光忙了,连这边的海还没看到呢,听韩江说这边的海鲜不错,中午他们回市区之前还来吃了。”齐枫曦说着便将车转变了方向。

  日间的酷热已经散去,湿润的海风微微带着海藻的气息,清清凉凉抚过喧闹咆哮了一天的大海,好似母亲的手在抚慰着一个玩闹累了的孩子。刚刚沉进大海中的夕阳留下了火似的晚霞,天空从东到西呈现出深蓝、海蓝、浅蓝、淡青、晕黄、橙黄、橘黄、霞红、火红等多种色彩,就好像是最美丽的透明花瓣罩住了整个苍穹。

  齐枫曦拾起一个扇贝,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贝壳被丢进了海里,未激起一丝波澜就被大海包容收纳了进去。

  齐枫曦坐在软软的白沙上,抬起头来时熠熠生辉的双眸压过了初生的太白星的光芒:“看这大海多好,我们喜怒哀乐着在红尘里翻滚,它却能千古泰然如一,纳百川之水。”

  陈子翱在齐枫曦的身边坐下,想起十几年间的事情,不由得暗中哽咽。

  “忘了以前的事吧。”齐枫曦突然对旁边的陈子翱说,“其实我们和这个大海不差什么,只是他比我们更为包容。宽恕是一种心境、力量和美德,宽恕别人是,宽恕自己也是,”齐枫曦的声音好像温暖的双臂,轻柔的环抱着他,“我从冯叔那里听说你母亲和哥哥的事了,他们一个是想给你生命,一个是想救你性命。他们都爱着你啊,又怎么会怪你呢?如果他们在天国知道你每天都在苛责着自己也会很难过的吧。”

  泪水终于止不住的从陈子翱的眼睛里滑落了下来,顺着他的脸颊一直滑到他的嘴里,和海水一样的咸:“枫……风太大了……,文先生,你有没有恨的人?”

  “我恨过自己,”齐枫曦自嘲的笑笑,“可是后来不恨了。我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朋友救的,他们都希望我能过的好、好好活着,所以我就要好好活着。”齐枫曦的深褐色眼睛在冥色的掩映下显得愈发深沉,“以前还怨过一个人……但我也知道他的苦,那时没人把他当人看,还差点毁了他,后来……他就报复了……唉,真是的,我今天怎么说起这个来了,以前还从没和别人提起过。”海涛声一阵阵的传来,齐枫曦面对海天相接处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的心仍只是个孩子呀,也许很多人处于他的位置上都会报复吧……只是他牵扯进太多无辜的人了。”

  “文先生您是好人,能让您狠的人一定是该死的混蛋。”陈子翱不知道该说什么,双耳不住的耳鸣让他晕眩。

  “我?我算是恨过他吧。但后来看到他的死,看到他眼睛里的痛,我又不恨了。其实他也没过过几天的好日子啊……可能,整件事中间最苦的反倒是他自己。”齐枫曦想到陈子翱从楼下坠落时眼里浓重的绝望和苦痛。当他落地的那一刻,当他的鲜血映红齐枫曦眼睛的那一刻——齐枫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从那时开始就已经原谅了他,但他对他确实已经没有了恨的感觉。死者长已矣,人都死了还要怎样呢?他又何尝不是赔尽了自己的一生!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城里的敲钟声远远的传来,回荡在夏日的空气里,齐枫曦站起来笑着说:“现在我已经不恨他了。有人说仇恨是把双刃剑,伤了所有人也伤了自己;还有人说这世间只有爱才会比大海更宽广,更包容。你信吗?”

  朗月已经在海蓝色的天空中发出皎洁的光,旁边的太白星好像守护者一样的伴在月的身边。

  “我信。”虽然我学会这一点太晚了,但以后我只愿自己能像这颗星辰一样守候着你。今生今世,只愿能够看着你幸福。

  陈子翱内心的枷锁在齐枫曦说“我已经不恨他了”的时候一下子松开了,6年来受酷刑煎熬的灵魂终于得到了救赎,今夜恐怕是他这6年多来第一个能够安睡的夜晚。

  齐枫曦面对着他笑了,在他的背面就是那无边、无垠、无界、无限的大海。于是陈子翱也终于能够看着齐枫曦澄明清亮的眼睛微笑了……

  犹太人说人生中的幸与不幸是各占一半的。尝尽了不幸,剩下的日子就全是幸福的。

  割断、抛弃了过去,

  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

  [TheEnd]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