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柳暗花明

想到这里,李铃更是黯然神伤,眼里无法抑制的流出泪来,低声问道:“你……真的不愿意原谅我了吗?”

郭欢欢咬紧牙关,想到,长痛不如短痛,就干脆站起身来,搂住徐颖的肩膀,看着李铃,点了点头。

李铃惨然一笑。

“既然她已经恨我入骨,而且已经有了爱的人,我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她摇摇晃晃的转过身去,一步一步朝着外边走去。

胖子惊愕的看着她从自己的身旁走过,脸上已是惨白一片,不解的对她说道:“这位小姐,你和冷美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啊?她这人平时里就这样啊,对谁都冷冰冰的,你既然是她的熟人,肯定知道她这点儿德行啊!不要走啊!”

李铃听到耳里,痛到了心里。

“我曾经是她最爱的人,现在,却恐怕是她最恨的人了吧!”她这样想着,已经走出了房间,朝着大门走去。

李铃刚刚走出房门,郭欢欢就再也无法支撑得住自己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就倒了下去。

房中三人吓得惊呼一片,只可惜,李铃已是走得很远了。

当她坐进了自己的汽车之中,却已经毫无力气了。“欢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之上,能让我有勇气去面对一切,好好活下去的,就只有你了!看来,我这次真的是伤你太深了!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如何做,你才会原谅我呢?只要你能原谅我,重新允许我回到你的生活和世界里,我做什么都愿意。哪怕是你要我去死,我都会欢欢喜喜的去做的!欢子,欢子……”

李铃趴在方向盘上。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泪如雨下。心里已是死过千万遍了。

就在她哭得痛不欲生的时候,车窗被人拼命的敲打着。

李铃无力的抬起一双泪眼来,却分明就看见了那个徐颖,正焦急一片的使劲敲着车窗,示意她赶快打开车门。

李铃虚弱的打开车门,却没有勇气去看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你是不是叫什么铃铛的?”

李铃惊异的本能点头,心里更是伤心了,“看来。欢子竟然已经将我们的过往都告诉了这个女孩子了!那么,她真的是爱上了这个女孩子了?”

“那么,你是郭姐姐……爱着的那个人吧?”徐颖迟疑着,但还是终于说出了自己方才心里的强烈的疑惑。

李铃一愣,却不知该如何去回答她。点头说“是”吧,明明郭欢欢已经对自己很是厌倦,甚至不愿意再多看自己一眼。摇头说“不是”吧,自己的心里还是有着残存的希望,并不愿意就此绝望。

徐颖见她脸色变来变去,却无法开口说什么。心里发急,就再也不去细问了,大声说道:“哎呀。我不管你是不是郭姐姐爱着的那个人了,总之,你至少是她总关心的人。你刚才前脚才走,她后脚就晕过去了。满嘴呼喊着,什么‘铃铛、铃铛’的!还大声嚷嚷着,叫你不要离开她,这一类的话……哎呀,总之,你如果真的是郭姐姐的朋友。就赶快回去看看她吧!”

李铃早就跳出车外,车门也来不及关。就直奔小区跑去,心里狂乱的喊着:“欢子。欢子……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否则,我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徐颖呆呆的看着她发了疯似的身影,黯然神伤道:“那么,郭姐姐心里真是有了心爱的人了。而且就是这个美得让人绝望的女人!”

她站在车前发了许久的呆,这才用力关上车门朝小区走去,只感到自己还未来得及发芽的爱情,现在已经被连根拔起,再也没有一点点生存的希望了。

几分钟之后,一辆急救车飞速驶进小区里,载着依然昏迷不醒的郭欢欢和焦虑万分的李铃,又一路呼啸着,直奔医院而去。

胖子和徐颖站在小区门口,直到再也看不见和听得到救护车了,这才垂着头返身朝回走。

“看来,冷美人这次肯定会回去继承万贯家产了!只是,她还会不会想到我这个贫贱朋友呢?”

胖子一边走着,一边唉声叹气着,不停嘴里嘀咕着。

徐颖又怎么会知道他的一片“豪门情结”,不解的白了几眼他,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声问道:“咦,你刚才进来时,不是手里还端着一个盛满了饭的饭盒吗?饭盒呢?”

胖子这才想起,急忙拼命回想,这才气恼的一拍脑门,大声喊道:“哎呀,坏事了!刚才冷美人突然晕倒,我一时情急,好像立时就将自己手里的饭盒扔了!”

徐颖听他这样回答,想起他的饭盒里,好像满是什么麻婆豆腐等类的汤汤水水的菜,真是要被他活活气死了,跺了一下脚,就直奔自己的公寓而去了。

“我说徐颖啊,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那当时的场面,自然是救人要紧了!大不了,我给你好好擦擦地板就得了呗!”

胖子一边大声嚷嚷着,一边紧随其后,也直奔公寓方向而去。

当天夜里,郭欢欢这才终于醒了过来。

她勉强睁开自己酸痛的双眼,却一袭看到李铃正俯身看着自己,就喃喃自语道:“铃铛,我真是太想你了,连梦里都是你的身影!”

李铃伸手擦掉不断滴落下来的泪水,柔声说道:“你没有在做梦,我真的就在这里,再也不离开你半步了!”

郭欢欢立刻从朦胧状态之中,完全清醒了过来,急的就要翻身坐起,被李铃伸出两只手,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脖子,俯身下来,吻住了嘴唇。

“欢子……今生今世……你休要再想着……离开我的视线……你注定是我的……我们注定了是彼此的……我爱你……用我的整个生命爱着你……”

李铃充满了无尽思念痛楚的吻,辗转缠绵,在郭欢欢的嘴唇之上。流连忘返,再也不愿分开半分。

郭欢欢早就被她这注入了全部刻骨相思之情的吻融化掉了,叹息着。再也不愿意去轻易尝试,离开她之后所要承受的痛苦了。

“你这个爱情的傻瓜!我这个爱情的傻瓜!我们真的是天生的一对儿呢!”郭欢欢伸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头发。心里满是温暖的柔情。

此时此刻,分别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两人,心中所有的痛苦和酸楚,都在这似乎永无休止的吻中,全部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甜蜜,无穷无尽的甜蜜。

“欢子,我的欢子在哪里啊?”

这时。病房门响,两人这才恋恋不舍的分离开来。这才看见章红等人急匆匆涌进来。

郭欢欢不好意思的低声对章红说道:“妈妈,我错了!我不该就那样离开你们!”

姚雅竹气鼓鼓的推开众人,挤到郭欢欢床前,指着李铃和章红,厉声对她吼道:“好你个郭欢欢,真是不简单啊!做了个爱情的逃兵,扔下这孤儿寡母的三人,自己拍拍屁股就完事了,你现在当着这三人的面。好好说个清楚,当初究竟是存了什么心思,想着要离家出走!”

罗敏夫妇想要出声去挡一挡姚雅竹的愤怒。却不料李铃紧张的搂住郭欢欢的腰,温柔的对姚雅竹说道:“雅竹姐,欢子离家出走,完全是我的错,和她半点儿关系都没有的!当初如果不是我瞒着她,去参加小欢的家长会的话,就不会让她误会了!你不要责怪她啊!”

姚雅竹呆呆的看着急切替郭欢欢分辨着的李铃,心里悲叹着:“铃铛对欢子的爱,只恐怕这世间。已是再难找得到第二个了!”

她叹口气,缓下了语气。低声问道:“欢子,这一下。你还要擅作主张,再干些类似的愚蠢的事情吗?”

郭欢欢低头不语,却也不敢再去看李铃充满希望的双眼。

罗敏和柳鹏对视一望,急忙出来打着圆场道:“回来就好了,什么都先不要说了。欢子现在就可以出院了吧?”

李铃急忙点头,急切的看着郭欢欢,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这就回去吧,好不好,欢子?”

郭欢欢听得她的声音里,全然没有了往日的自信,却满是心惊胆战的担忧,心里立时被针扎一般疼痛,就抬起头来,坚定的看着她,轻轻点头。

李铃立时欢欣鼓舞,眼中满是快乐和幸福。

众人再不多话,就纷纷上前帮忙,很快就给郭欢欢办理好了出院手续。

柳鹏躲开众人,悄声问郭欢欢道:“你这段时间究竟想清楚了没有?这一次回去,就绝对不能再搞什么离家出走的事情了!就必须勇敢面对日后的一切可能的冲击!”

郭欢欢抬眼看着他,双眼之中全然再没有了失落和绝望,她低声说道:“以前我没有想清楚,而且总是认为自己做出的选择是对的。但是,自从再见到铃铛之后,我就彻底明白了,我的所谓的选择太过自私和残酷了!

我和铃铛,既然选择了去爱对方,就必须共同去面对和承受来自于生活的酸甜苦辣。即便,我们以后的生活是寸步难行的,但是,只要我们两个还爱着彼此,只要我们还能拥有彼此,就不会再去惧怕任何的艰难险阻了!

这世间,人海茫茫,但是,终其一生,能够真正寻找到彼此那一半并终身相守,不离不弃的,又能有几个?我和铃铛,想要实现这个美丽的童话。即使在这个童话故事里,充满了痛苦和磨折,前方道路模糊不清,甚至充满了可怕的陷阱,我们,也要实现最初对彼此的承诺!

爱,不只是欢愉和甜蜜,还会有着心酸和痛楚。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爱,才弥足珍贵,才有可能会天长地久!感谢你们,不像世人那样排挤打压和仇视我们,而是把我们当做真正的朋友那样,去爱护和珍惜!

我相信,正是有了你们这些朋友的一路相随和扶持,我和铃铛,定然会过得很好的!”

柳鹏听完这些话。早已是热泪盈眶了。他激动的伸出手去,紧紧握住郭欢欢的手,动情的说道:“我们为能拥有你们两个。而感到自豪和幸福!请你相信,在你们两个的身后。有我们一路紧紧相随!即便,你们倒下了,也不会摔疼,因为我们会做你们的有力的支持和坚强的后盾,永远守护着你们!”

两人的双手紧紧握着,彼此深切的感受到了友谊的珍贵和强大的力量。

“欢子,车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这就回去吧!”

这时,李铃走过来。伸手搂住郭欢欢的腰,温柔的看着她,对她笑着。

柳鹏对着两人点点头,就先出去了。

郭欢欢微笑着,伸出手去,抚摸着李铃朝着自己扬起的头,心里涌动着一股全新的柔情,超越了以往的任何时候,仿佛自己和李铃的爱情,已经脱胎换骨一般。使得她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李铃伸手摸了摸郭欢欢已经长得很长的头发,柔声问道:“欢子,你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了呢。你是准备留长发呢。还是剪掉,恢复以前的发型呢?”

郭欢欢吻住她的唇,贴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当然是剪掉,恢复以前的样子了!”

李铃喜极而泣,知道她听懂了自己的意思,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我还是那个只爱着你的人,并且,对你的爱。永远不会改变!”

她幸福的依偎进郭欢欢的怀里,扬起头来。吻住了她柔软的唇……

此时,窗外灿然一片。两只鸟儿一路欢叫着,振翅飞向蔚蓝的天空。

(全书完)

完本感言

跟着我书中的李铃和郭欢欢,我也经历了一番生死之恋,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轰轰烈烈。同时,我也明白了,两个爱着的人,只要真心交付彼此,愿意相伴相守,终此一生,即便无法做到永远相伴,也使得两人的一生,不算白活一场了。

当面对这样的一种,***完美统一的生死爱恋之时,我一直在思考着,并且越来越坚信:我们,除了她们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评价对错的权利!

爱,需要勇气。坚定的去爱一个人,需要极大的勇气。排除万难,顶住世俗厌弃的眼光,毫无畏惧的去爱一个人,更是需要千倍万倍的勇气。

为此,我敬佩自己书中这两个,无所畏惧,敢于去交付彼此身心,敢于不顾一切,大胆去爱的女主人公们!

落笔之处,我不愿意给她们一个不好的结局。

只是因为,这个尘世上,这种禁忌之恋的悲剧,已经满眼皆是了!我更愿意,留给她们一份美好的希望,留下一个强而有力的光明的可能!

但愿,我的这本书,会改变这世间许多人的狭隘的观点,帮助我们更好的去爱着,这尘世之间艰难寻爱和固守着爱的人们!

但愿,我的博爱的心境,能够通过本书传达给更多的人,也同样拥有一份博爱的宽容!

但愿,现实生活之中,如同我书中的两位主人公一般,痛并快乐,爱着的人们,都能够通过此书,获得更多的希望和继续爱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无论你们是否愿意承认,在这个纷繁芜杂的尘世之上,唯有爱,能跨越了时空的重重阻隔,跨过了年龄性别的道道障碍,跨过了一切的一切的不可能,让我们看到生活的美好和希望,最终拥有好好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谨以此书,献给全天下,正在爱着的勇敢的人们!

2014年10月31日于陕西渭南(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