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PS本章开头部分将上一章的末尾部分做了一些改动,想了想,还是让许志军死了算了,嘿嘿。

***********************************许莉迟疑道「这这那上师你不如也把他变成像对那些女人一样这个人的资质很差的」

童瞳露出一副蔑视的表情冷哼道「哼,我是不会在这种人身上用我的灵魂控制术的。要知道,我每用一次都会损耗我最少五年的修炼成果。而且,像这种人,要来何用?他给我当狗都不够资格!」

「那那上师的意思是」

许莉不敢看童瞳眼中的冷冷寒芒,垂着头,低低地说。

童瞳此时给黑子使了个眼色,让他把许洁打发走≮子推了一把在他身边听得津津有味的许洁,许洁嘟着小嘴,悻悻的上楼去了。

等许洁一走,童瞳伸手将许莉的下巴抬起来注视着她的眼睛,目光里闪出强烈的杀意,说道「小洁跟我说他还是一个瘾君子,你不会不知道吧?那你说人要是吸毒过量,会怎么样?」

许莉先是一愣,接着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会,然后说道「那要是他按照法律公司就会由他妻子继承她那个老婆」

童瞳把手从她下巴上划入她的浴袍里,捏住她的一只轻轻捻着,笑道「我听说许志军的老婆也很漂亮,呵,收服一个女弟子对我还说还成问题吗?」

许莉忧虑着说「可可是若是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公司的声誉上,还有社会舆论,以及员工的士气,恐怕都对咱们接下来的活动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许志军的那个老婆只是一个小公务员,恐怕难堪大用,噢,弟子弟子并非有其它意思完全是为上师和圣坛考虑呀请上师体谅」

「你考虑的很周全,我还是没有看错你的。」

童瞳听完笑着点了点头,凑过去亲了许莉脸蛋一下,表示嘉许。然后马上又摆出一副成竹在胸姿态说道「不过,你怎么忘了,昨天咱们收的女弟子里面不是还有个华芳集团的女董事长叫作吕茹萍的吗?公司在许志军的妻子那里只是走一下过程,然后马上就跟这个华芳集团重组,再组成一个新的集团。我在网上了解过了,这个华芳集团在芸薹无论实力和声誉都是最大的。如果一旦咱们对外宣布重组,强强联合这样的好消息,会很轻易的就会盖过负面影响的。不是吗?」

「是」

许莉不由自主的点头称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根本无暇考虑这么多问题,与暗中筹划了近一个月的童瞳是根本无法比的。

童瞳接着说道「然后咱们这个新的集团在向外界发布一系列的好消息,再稍微做几个动作,比如捐款,比如兼并,比如多元化发展,哈,到时候恐怕银行会求着咱们来贷款的,那些有钱人也会求着入股的,不是吗?至于让谁管理公司我想在芸薹找个才貌双全又有管理才恩呢该的女人应该不成问题的。」

许莉再次口服心服,崇拜地看着他,激动地说「上师真是雄才大略,弟子不及上师万一。」

黑子此时眼中也是一亮,可是很快却转换成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眼神,不过也是稍纵即逝。童瞳跟他的交流实在是太少了,虽然跟他大体上说过计划,可是具体的细节并没有跟他做过详细交代,比如成立集团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听到。

童瞳并没有注意到黑子眼神的变化,只是脸色一转猛得将笑容收起沉下脸阴恻恻地看着许莉道「那该怎么处理你那个好侄儿,不用我来教你吧」

被打了一针「强心剂」的许莉此时已经没有顾虑,摇头道「不用,弟子知道该怎么做。」

说完,她马上拿起电话给许志军打了过去,电话一接通,她就拿出一副媚的腔调,「喂,小军呀,这次你可是立功了,姑妈要好好奖赏你呢你说什么呢,姑妈怎么会忘记你呢,你可是姑妈的乖宝贝儿,小心肝儿呢,姑妈花那么大心思修炼,不是也是怕你嫌姑妈老吗?好了,不说这些,今天晚上姑妈去陪你,你晚上在那套房子里等我,姑妈要好好疼疼你」

没等许莉打完电话,童瞳就扭身上楼来到主卧,把大床上纠结在一起的三具肉虫推醒。

仨儿皱眉眯眼地醒来,把尚在晨勃中的从张艳丽嘴里抽出,坐起身子,见是童瞳,又朝刚才绑许莉的椅子上看了看,然后低声笑道「几点了,你啥时候回来的?嘿嘿,昨天我跟老白可把那老娘们折腾惨了」

老白也坐起来,没精打采地靠在床头上,扯过癔里八症的张艳丽的头按到跨下,将自己在她那张老里泡了一个晚上沾满了粘糊糊的汁液的塞到她嘴里让她做清洁,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那娘们,,还真不好对付,为了不让她看出破绽来,老子晚上又吃了一片,,累死我了,这老娘们身上哪个洞都能要人命」

「,瞧你那没出息样吧,当小白脸把身子当垮了吧,现在不行了吧。」

仨儿推了老白一把,握着他直挺挺的抖了抖,炫耀道「瞧瞧咱的」

「你牛逼行了吧,你属驴的,行了吧」

老白没好气的说。

童瞳此刻没心情听他俩抬杠,看看门口,对他俩摆摆手,轻声道「好了,赶快起来吧,9点多了,上午你们俩还有任务呢,一会看着那娘们去银行,让她把她存在国外的钱划进来,然后看着她,今天白天歇歇,先别折腾她,晚上还要靠她替咱们收拾许志军呢。」

仨儿和老白应了一声便起床洗漱去了。童瞳因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来得及洗澡,也去了客房洗澡。刚洗完他便收到了花姐的短信我跟尤大康刚见过面,已经谈妥,他答应离开那个女孩儿。

童瞳并不感觉特别意外,以为他觉得以花姐的能力解决这种事儿可谓小菜一碟儿。而尤胖子这样精明的商人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跟合作伙伴闹得不愉快的,何况在经济上他并没受到什么损失。

等童瞳换了身衣服下楼的时候见老白和仨儿大模大样的坐在沙发上,许莉跟张艳丽两个女人却像女仆一样忙着从厨房往外端食物,却不见了黑子。童瞳端起一杯牛奶喝了一口,趁许莉返回厨房拿食物的功夫问老白「黑子呢?」

老白说「我下来的时候他说有事儿就出去了,也没说什么事儿,只是说晚上就回来。」

童瞳随便塞了两口面包也出了门,见许莉刚买的那辆白色宝马不见了,想来是黑子开走了。为了不引起许莉的怀疑,以前的那两辆一新一旧的商务车都停放在远离许莉家的一个停车场里,童瞳也懒得去取,出门走了几步打了一辆出租。

半个小时后,童瞳出现在由李雁鸣接手管理的那家公司里。这次他来是想通知李雁鸣,让她做好担任即将成立的集团总经理之职的心里准备。而且今天他要给李雁鸣一个公道,就是让她看郭跃跪地认错的那段录像。

接待小姐说李总也就是李雁鸣正在接待一个客户,现在没时间,请他到接待室先等一会儿。当接待小姐领着童瞳穿过工作区往休息室走的时候,他发现这家公司在李雁鸣的管理确实有了一番新气象,每个员工都在紧张忙碌的工作着,比他上一次来这家公司见到的情况要好很多。

快要到接待室的时候,与接待室隔了两个门的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身材发福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朝后面扭着头说道「不送不送不用客气李总你忙吧我自己走就是了」

身穿一身比较庄重的深色套裙的李雁鸣跟着走了出来,落落大方送着那个男人「当然要送了,王总那么照顾我们公司的生意,还亲自跑了一趟,本来应该是我登门拜访的」

可是当她看见童瞳的时候竟然愣住了,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吃惊地呆立当场。

童瞳朝她一笑,耸了耸肩膀。李雁鸣反应过来,匆匆把那位客人送到门口,然后领着童瞳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襄王,你怎么你说你要出国一趟,怎么才几天没见,就变成了外国人了?」

李雁鸣关上门,看着晒黑了皮肤剃了光头的童瞳一脸诧异的问道。

童瞳笑笑,摸了摸光头,笑道「没什么,赶了回时髦,不过好像效果并不好。」

然后便凑上去抱住李雁鸣说「怎么样,最近生意好吗?看刚才的样子,好像你又签下一个大单子,是吗?」

说着,童瞳凑过嘴巴想要吻她。

可是李雁鸣今天却表现得有些拘谨,当童瞳的嘴唇碰到她双唇的时候发现她有点紧张,并没有打算迎合,甚至有点想拒绝的样子。虽然并不是很强烈可是对女人十分有经验的童瞳却觉察了出来。

本来童瞳今天的心情并不怎么好,他亲李雁鸣也只是想应付一下,表示一下亲热罢了。见李雁鸣这样的反应,童瞳以为她怕自己又「兽性大发」准备在办公室想怎么样,所以不好意思,便只是轻轻一啄,就松开了她。

李雁鸣的脸一红,表情发杂地笑了一下,赶紧让童瞳坐,忙着给他倒茶。童瞳表示不用客气,让她坐下。

「襄襄王我我有件事儿想要跟你说但是我又有些说不出口嗯我说了你一定会不高兴的」

李雁鸣坐下后,先是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怯怯地看了童瞳几眼,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

「什么事儿,你尽管说,是不是周宏的病需要钱,你直接说嘛,不用不好意思,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相信我。」

童瞳有点纳闷,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李雁鸣做事一向很果断。

李雁鸣摇头道「不是钱的问题,是是」

童瞳有些着急,便道「雁子,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不管是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什么事儿都可以解决的,你说吧。」

「我我我想辞职」

李雁鸣再说了若干个我字之后,艰难地说出了一句让童瞳有些措手不及的话,说完这句话,她的眼睛都红了,还流下两行清泪。

童瞳赶紧走过去,把她抱进怀里,柔声问道「为什么?出了什么事儿?公司遇见了什么困难吗?还是怎么了?雁子,你别哭呀,是我做错什么了吗?谁让你受了委屈?噢我最近真的有点忙,没时间来看你,对不起啊,以后我一定会补偿你的,雁子,你别哭呀。」

「不是不是公司没出什么事儿也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是我不想干了对不起襄王你那么信任我我却可是可是」

李雁鸣把头贴在童瞳胸膛上抽泣着说道。

「没关系,雁子,你是不是太累了,我知道你压力大,没事儿的,我不是说了吗?这家公司赚不赚钱没关系的,你不用太在意的。」

童瞳温柔的爱抚着李雁鸣的后背柔声安慰着她。

李雁鸣抬起头,轻轻推开童瞳,擦擦眼泪,说道「不是的,公司现在已经被我整理的差不多了,已经运行正常了,以前的客户我又都拉回来了,最近还签了几个大单子。」

说着她拿过一份文件递给童瞳,说「这是我上任以来的账目和」

童瞳推开文件夹,不解得问道「那你又是为什么呢?」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雁鸣很为难,一副羞于启齿的样子,她犹豫的一会儿指了指童瞳随身携带的挎包,说道「你带了笔记本了吧,咱们俩能不能在网上用QQ说,我实在是不好意识当着你的面」

童瞳虽然有些纳闷,不过还是配合了李雁鸣这个有些可笑的要求。这间办公室原来是属于杨文忠那个色鬼的,所以有里外两间,外面办公,里面休息。童瞳就进了里间,坐在沙发上,把笔记本打开,因为他办了移动宽带,所以直接可以上网,然后打开QQ跟李雁鸣聊了起来。

李雁鸣襄王,这次我要让你失望了,请你原谅我。不过我已经为你找好了一个合适的人选完全可以接替我的位置,这个人也很优秀,是公司的一名老资格的部门经理,能力不比我差的,品格也很忠厚的。

童瞳雁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为什么要辞职呢?

李雁鸣自从我告诉我老公他可以做公司的设计顾问以后,他非常高兴,好像又重生一般,特别是前两天他在电视新闻看到撞他的那个人也就郭跃死于尾气中毒以后,他更开心,说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他那天又哭又笑像个孩子。

而且,而且,我们那天晚上还亲热了襄王,你知道吗?自从他出车祸以后我们就一直没有亲热过,他连手都不碰我一下,我们都是分床睡的。可是那天他主动亲我了,而且还他虽然那方面已经不行了,可是那天晚上他你明白吗?

童瞳雁子,你别说了,我明白。可是,这并不妨碍你继续工作呀。

李雁鸣周宏说他不想沾我的光做什么顾问,他想自己开一家设计工作室,接一些工程设计或者装修设计来做。可是他毕竟活动不方便,而且也只有我能照顾好他,同时也能分担他一些工作。他毕竟是我的老公,我还是那么的爱他。真的,襄王,我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我想去做一个好妻子,我想帮他恢复对生活的信心,襄王,对不起,实在对不起童瞳看完李雁鸣发来的这段话,深深地为这个伟大的女人所感动,他合上笔记本电脑,走出这个小套间,只见李雁鸣已经面朝着他坐着,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同时也泪流满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