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

  第4章上梁不正下梁歪

  “亲爱的乘客们,飞机既将起飞,请寄紧安全带,此次旅程的目的地为中国香港,航行时间为…………”机舱内传来空姐清甜的声音,不时的还传来轻柔的音乐,以安抚机内乘客的焦虑。

  不过对坐在头等舱里的费林来说,多美好的声音都没办法缓解他现在如坐针毡的感觉,回想自己怎么会蠢到一路跟着夏尔米上了飞机,费林到现在依然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别误会,他可不是跟夏尔米去私奔!虽然奥维尔竟然一声不啃的就跑去埃及,那个到处都是帅哥在晃的地方,还有**雕像(希腊神话的诸神们……)的梦中天堂!害他气的确实想干些什么让奥维尔冒烟,但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泣)

  “我说你不用这么夸张吧?又不是要抓你去砍头!”夏尔米哭笑不得的看着费林一脸雪色,神精紧绷的快衰弱了,冷汗直冒还加坐立不安,活似要被抓去煮似的!

  “不行!**下去!我还是回去等着奥维尔回来!”费林急忙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在所有人的疑惑目光下就想往机舱门窜去。

  “这位先生,飞机已经起飞了,请回到您自己的座位上,这样奔跑会很危险的!”空服小姐非常礼貌的带着微笑把费林赶回了座位上。(这女人暴强的说……)

  “安静点吧!现在后悔已经来不急了!”夏尔米实在怕他做出更丢脸的事,急忙把他按回座位扣上安全带。

  “来不急了?”费林瞬间一付大难临头的表情,“完了完了!来不急了!我一定是疯了,竟然跟你一起上了飞机!我完了!我的一生全毁在你手上了!”

  “考!别说的好像我诱拐你一样!去香港也是你同意的好不好?”夏尔米**的敲他一个暴粟,不起真没想到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却会这么怕回老家!

  “…………………………好像是噢………………”费林终于郁闷的坐在位子上不动了,到现在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发疯答应跟他一起回香港。

  他只记得知道夏尔米告诉他奥维尔一个人去了埃及后,他气得要死,然后夏尔米建议去外面散心,他也就一口答应了,于是夏尔米建议去香港,他想起家里已经两年没见的**,瞬间思乡情切,满口答应,一直等到上了飞机,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在见到他可爱的**前,他还要见到他的老娘……

  对费林来说,天下最可怕的人莫过于他老娘了!

  先不说那女人19年前把他生下来,这已经注定了这辈子他要见她怕三分,更不说那女人的铁血手腕,不然怎么生了他这么个儿子还没被邻居给砍死……

  那女人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她生下了费林这么个大变态,但是费林努力了20年(胎教算一年!^^)还是不能青出于蓝……已经绝望的费林只求能躲在美国一辈子!“你也真奇怪,普通人一安定下来总要给家里报个平安,你在美国都两年了,怎么都不见你想家里的人?”夏尔米实在没办法理解费林,不都说中国人重亲情吗?怎么费林什么都例外?

  谁说我不想……费林发闷,说他不想是假的,老爹老娘到底养了他十多年,就算外面过的再好,血里面的那份牵绊还是在的,但是…………有这么可怕的老娘,不能怪他没胆啊!!

  走着瞧!夏尔米,你早晚也会后悔的!(某人怨念聚集ing!笑)

  再怎么祈祷飞机还是按时在香港机场安全着落,费林跟着夏尔米一步一步的往外挪,一脸不甘不愿的还是出了机场。

  从飞机上到机场大厅,再从大厅到出租车,一路上无数的目光都看着费林和夏尔米两个帅到地震级的大帅哥,费林不用说,受了奥维尔两年爱的灌溉,想不**都不行,夏尔米则是发生了一些事,整个人完全变了样,外表帅到没天理,再加上一身的沧茫,就像身上有着数不完的故事,那种神秘再神秘的感觉反而要远胜他的外表。

  也许是夏尔米僵硬的走路姿态让费林内疚,那是一年多以前一次意外,夏尔米被坏人抓走,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他却回来了,只是左脚已不如以前灵活,似乎是枪伤没有急时救治而导致的后遗症,虽然不会有什么大不便,但是走路的样子还是明显有些怪异。

  “你真要去见我那个死老娘?”费林闷声问夏尔米。

  “当然啦!我一直很想看看你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夏尔米充满好奇兼莫名兴奋的回答。

  别忘了这是你自己说的!费林不再说什么,他唯一的善心已经发过了,算是仁至义尽,**他只要等着看帅哥吓破胆的样子就成了!某人自己急着去送死他也没办法对不对?

  走出机场,费林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报了老家附近大概的位置,费林带着英勇就义的心情登上了返家的路程。

  其实费林住的小城镇已经算是乡郊了,一路上走过的大叔大婶都带着乡土人家特有的纯朴,街头喧闹不失有序,繁华而不失人情。

  “就停这好了!”费林拍拍伺机大哥**的玻璃,示意他停车。

  “到了?”夏尔米疑问,四周虽然有住家,但是更多的是小店铺,感觉跟他想像中费林的家差太远了。

  “我们走过去!”费林摸摸身上,没钱!回头瞪夏尔米。

  “我只有美金!”夏尔米无辜的摸出身上的钱。

  “一样啦!”费林拿了差不多等值的钱给伺机,双方都没什么异议后伺机老大就开车走了。

  费林转头望望四周又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店铺和行人,这家店他一直去玩,那一家有个生病的老伯,**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狗……许多许多他觉得已经忘记的东西突然记得好清楚,晃忽间,就好像这两年是他梦中多出来的,就像他从没有离开过。

  “想家了?那还不早点回去!”夏尔米偷笑着碰碰费林,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想家了,看他没出息的样子!

  是想家了,但是没人会急着去送死的!费林送夏尔米一个大白眼,他以为他为什么这里就下车?他不想这么快回去啊!!!!(可怜的小孩……)

  “你是……”不等费林在那伤感个够,一个颤颤微微的声音随风飘来,“……你是……费林?”

  费林转过头,面前站着一个四十岁以上,标准家庭主妇状的大妈,手腕上勾着一只菜篮子,费林记得他,是在他家旁边开小卖店的大妈,立刻露出一个十足的笑脸,“大妈好久不见了!”

  “呃……是……是啊!是好久不见……了……”对方神态已经僵硬,说话都在打颤,“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也不等费林说话,转头就跑。

  “嗯?她是不是以为你死了,见鬼了才跑这么快?”夏尔米百思不解,想不到费林在这里还这么有名,没走几步就有人认识他。

  “她是赶回去拉警报的!”费林无奈苦笑,刚想抬步走,又有打颤的声音随风飘来……

  “……费林……?你……你回来……了……?”跟刚刚差不多又一大妈。

  “是啊!刚刚回来!最近大家还好吗?”费林可爱的笑问。

  “好……好……好……”对方抖了抖,“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转身跑。

  “有这么夸张吗?”夏尔米呆愣的望着那个跑得飞快的背影,实在无法想像费林在老家是个什么德性。

  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费林扁扁嘴,老大不小的还是喜欢这些装可爱的动作,“走啦!走个十分钟就到了!”十分钟啊……

  “第一次去你家,是不是该带点什么东西给伯父伯母?”夏尔米突然想到拜访别人长辈时好像应该带些礼物表示尊敬。(原谅这些从小没爹没娘的孩子吧!)

  “女婿上门啊?”费林**的说,还带礼物……真要带的话,死老娘喜欢什么?“你把自己送她行了!”

  ???夏尔米不明所以跟着费林开步走。

  虽然费林的意思好像是不用了,但是夏尔米出于礼貌还是决定买瓶红酒再过去。

  走进大卖场,夏尔米非常认真的站在酒柜前想着要买什么酒送给费林的父母。

  “听说费林回来了!”突的,一个压低了的声音飘进夏尔米的耳中。

  嗯?费林回来有什么奇怪的吗?夏尔米实在没办法理解那些中年欧巴桑在搞什么,为什么像什么天灾人祸似的?

  “看样子我也要搬家了,我家老公可经不起吓啊!”另一个声音低声尖叫。

  “天呢!本来我还不信呢,现在连你也这么说!我儿子今年才上初中,我看我还是快点帮他办转学,让他去他爷爷那好了!”第一个声音低声哀叹。

  “是啊!我家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还是送他去乡下养老吧!”又一个声音。

  ……………………………………………………………………………………

  这跟费林回来有什么关系?夏尔米满头雾水ing……

  “选好没有?”费林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好了!”夏尔米让小姐包上一瓶二十年份的干红,带着疑惑跟费林走出大卖场。

  费林应该也有听见刚刚的话吧?夏尔米还是想不通,转头看看费林,还是一付上刑场一样的表情。

  “费林,刚刚你有听到那些人的话吧?什么意思?”实在憋不住,夏尔米还是开口问了。

  “我也不知道,我两年没回来了!”费林一脸无辜的摇摇头。

  看来真的是那些大婶有点奇怪啊!夏尔米很天真的这样想着……(……默…………)

  “哇!帅哥!”费林尖叫直扑路边一个男人,势如下山猛虎,锐不可挡。

  “你……你是费林?”没有下文,对方已经转身快跑,唯恐慢了一步就会没命一样。夏尔米开始了解为什么男人受不起吓了。

  “哇!”暮然传来惊叫,夏尔米应声回头,只见费林双眼闪闪发光,盯着对面路边,“好可爱的小男孩!不知道是哪家的,以后一定是个大帅哥,跟去看看!”一脸变态笑容的跑了过去。

  “你是费林?”传来一声母亲的尖叫,然后一位母亲急急拉起自己的小孩,“儿子,我们今天不出门了!”落荒而逃……

  夏尔米开始了解为什么小孩子要转学了!

  “那个老伯年青的时候一定很帅……”传来的叹息还是出自费林之口,人以如鬼魅般漂向路边一位七十上下的老人家……(无语ing……)

  夏尔米开始明白为什么老人家要去疗养了…………

  费林竟然还一脸无辜的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夏尔米开始有种想吐血的**…………

  另一边,话说费林老娘已经知道费林终于回来了,兴奋的对着老公高叫,“臭小子终于回来了,走,找三子买菜去!”

  “是啊!臭小子两年没回来了,是该买些好菜了!”老爹必竟还是担心,知道儿子平安,已经笑呵呵的准备跟着老婆去。

  “说什么呢?找三子砍价去!”说完不等回应,老娘已经斗志高昂的直奔门外。

  其实费家的夜排档会这么便宜还真亏了费林这块金字招牌,附近谁不怕他三分,自然费家老娘是不会放着这么好的料不用的!

  “三子啊!听说我家臭小子回来了!”人未到声先到,费老娘得意的走进三子开的蔬菜批发部。

  “费太太,这两年我也没卖你怎么贵啊!”显然三子已经听说某煞星回来了,愁眉苦脸的说。

  “还没贵?你自己算算,青菜足足比以前贵了三毛,土豆贵了两分,青椒贵了一毛,过去的就算了,今天你再卖这么贵,我就让臭小子来跟你讨价!”

  如果费林在这,这个菜场可能没人敢**……自从费林出名来的十几年,三子卖给费老娘的菜就没一分赚的,而且亏了不少……

  无奈畏于强权的三子只能再次可怜的亏本大卖……(可怜人啊!)

  “这还差不多!”满意的点点头,“回头送我家去啊!”

  菜进的便宜自然卖的便宜,费林****不可默啊!!(……………………)

  回到家时费林已经回来了,没有钥匙站在门口。

  “臭小子终于回来了!”费老娘笑呵呵的说,跑到儿子面前东摸一把西摸一把,脸摸够了拍拍**,半天满意的点头,“嗯!养得不错吗!看样子好好被人疼过了!”

  恶势!费林敢怒不敢言,只能让老娘摸到高兴,呜~~~~~~~~~~~~~老娘占他便宜!“伯父伯母好!”夏尔米知道自己被人遗忘了,只能出声提醒一下两人自己的存在。“你是?”费老爹这才发现儿子旁边站了个更大个的,疑惑的问。

  “我是费林的朋友!”夏尔米笑着送出手中的礼物。

  费老爹接过酒,费老娘继续盯着夏尔米看。

  呃……寒毛竖起……夏尔米总觉得这眼神熟的很,跟某花痴差不多,只是那眼光更深沉,更……可怕|||||||||

  “嗯!不错!”费老娘突然点点头,回头看老公,“老公啊,回头好好补补,看样子能撑个一两年的!”

  ……………………?????????…………………………

  费老爹再望两眼,同意的点头,“说不定更久点,臭小子哪找来这么好的男人?”

  “可能外面带回来的吧!管他的,带回来就好了!”费老娘笑呵呵,转头对夏尔米说,“别站外面了,**吧!”

  一头雾水的夏尔米和一脸郁闷的费林跟着老爹老娘进了门。

  “费林,你哪找来这么多**?”没进过费林的房间他还不知道,现在**了,夏尔米才叹为观止……三面墙,保守估计也有三千多张。

  “很多吗?”费林没感觉的说,“这里有一半是我妈收藏的,我出世后就留给我了,另一半是我从小收集起来的,不过最多的还是我考上警校后,一放学我就冒充警察去察那些卖色情片的,嘿嘿……我很聪明吧?”

  ………………香港警察的形像啊!!不知道警校的校长和老师知道后会不会吐血三升。反正夏尔米是没话说了!

  “对了,费林,你准备怎么办?要不要把你父母一起接去美国?”费林通过奥维尔的关系已经拿了绿卡,不可能再回来长住,把父母接去美国应该才是最好的打算。“…………我怕奥维尔杀了我!”费林怕怕的说,想到自己的老爹老娘他就郁闷不已。“怎么会?我觉得伯父伯母人还不错啊!”除了晚上那顿说是壮阳补精的恶心东西。“是噢!”费林点点头。

  某人心声:该死的奥维尔,竟然敢一个人去埃及,害我跑回来被我老娘欺负,带他们回去整整你!(…………………………)

  于是就在夏尔米的一无知和费林的坏主意下,跟老爹老娘说过之后,费家二老决定移民美国!

  不过夏尔米**,你别忘了中国有句老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上面二老不正才有了费林这个小歪梁!

  几个月后的某日,唐人街的菜场中……

  听说最近有人打着卡斯特家族的名号在唐人街招摇撞骗,夏尔米苦命的被派出来查这件事,奉奥维尔之命,要把人给抓回去。

  不远处,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

  “什么?一斤青菜要两美元?你抢劫啊?给你,这是一美元,你给我十斤青菜!”

  “太太!你才开玩笑呢,美国蔬菜可是比肉贵啊!这叫我怎么卖?”

  “你知道我儿子是谁吗?”

  “你儿子是谁?”

  “我儿子叫费林!”

  “不认识!”

  “你知道我儿子的情人是谁?”

  “不知道!”

  “是奥维尔·卡斯特!”

  “……………………………………………………”

  “一美元二十斤青菜,你卖不卖?”

  “…………买…………”

  “这才像话吗!给你一美元,要是好我明天再来啊!”

  “……………………………………………………………………………………………………………”

  …………………………夏尔米陷入石化状态…………………………

  如果抓了人,他怎么跟费林还有老大交待?

  如果不抓人,卡斯特家族的名声啊!!!!!!!!!!!!!!!!!!!!!!!!!

  (某菜鸟极度后悔中,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费家二老在美国住得还算舒心,暂时不想回去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