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番外——我的家庭

今天萧宏律老师让我写篇作文,叫《我的家庭》,所以有了这篇文章。萧宏律老师布置这个作业的时候笑得很奇怪,我想他一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不过介于他一般而言针对的是我爸爸,所以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家庭是指由婚姻关系、血缘关系或收养关系结合成的亲属生活组织。我的家庭属于由夫妻及其未成年子女组成的核心家庭。我爸爸叫楚轩,我妈妈叫贾小呆。我叫楚随意,今年8岁。

据说我的名字是爸爸取的,当初我妈妈问:“轩,你说孩子叫什么名字好。”爸爸就说:“随意吧!”妈妈向来很听爸爸的话,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于是我就有了这个名字。我很庆幸妈妈没有把我的名字取为“楚随意吧”。

我很喜欢我妈妈,因为妈妈很温柔,她会抱着我给我讲故事,唱歌,还会特地为我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妈妈的声音糯糯的、柔柔的,总让我想起豆沙馅儿的年糕。妈妈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甜香味,很好闻。妈妈的身体软软的、暖暖的,我喜欢和妈妈抱抱。(不自觉地微笑,露出两个小酒窝)

但我爸爸不喜欢我妈妈总抱着我,他会找出各式各样的借口把我和妈妈分开。比如吩咐我去做事或是叫妈妈单独过去。据说我的长相偏向于妈妈,但头脑则遗传自爸爸。所以,我明白,那些拆开我和妈妈的是借口,而不是理由。(小眉头皱起来了)

我讨厌爸爸,因为他会跟我抢妈妈。但我不会明确地反抗他,因为我说不过他,与其浪费时间和他辩论,不如直接把他吩咐的事尽早做好,不给他以借口。每次我做好什么事,妈妈都会很高兴地抱住我,然后亲亲,说:“宝贝果然很厉害。”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和爸爸对视,他这种时刻的眼神让我愉快。(眼中闪过得意的神色)

每天睡觉前,妈妈都会给我个亲亲,然后对我说:“晚安,宝贝,我爱你。”我做过实验,每当妈妈对我说“我爱你”,我的大脑就会分泌出皮质醇与多巴胺,而人的满足感正是皮质醇与多巴胺作用于大脑中特定神经核的结果。我想由此可以推理出,我可以由妈妈的这种语言行为中获得满足感,所以我喜欢妈妈这样对我说。我想我和妈妈亲亲并说“妈妈,我爱你”时,妈妈的感受也是和我一样的。但爸爸的感受,很明显和我们是相反的,因为这种时候他的脸会变黑,并且把妈妈拖走。我想,他是在嫉妒。因为我就从来没听过妈妈对他说“我爱你”。(表情很复杂,思考很深刻)

我喜欢和妈妈一起睡,妈妈会抱着我,轻轻拍打我的背,哄我入睡。这种时候,我会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孩子,以我体内羟色胺、多巴胺为证。但是,有的晚上妈妈就没办法和我一起睡了,因为爸爸提前抓走了她,说是要练功。我有尝试着偷听,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而且伴有呜咽声。我想,爸爸一定是下了狠手,就像训练我的格斗技时那样。(小眉头又皱起来了)

有一次,爸爸连着让妈妈去练了五晚上的功,第六天晚上,妈妈就紧紧地抱住我,说要和我一起睡。我想,妈妈是在向我寻求保护。但是,我没能保护好妈妈,(小拳头攥紧)妈妈还是被爸爸掳走了。这个男人,太强大了,无论是智还是力,强大得可怕。现在的我,还无法和他匹敌,但我一定会尽快强大起来的,我要保护妈妈,不能让爸爸再欺负妈妈。

有的时候,我会看见妈妈身上拇指大小的红红的痕迹,(小拳头再次攥紧)虽然妈妈说那是蚊子咬的,但我知道,那是“机械性紫斑”,主要成因是皮下微血管在遇到强大吸力下的破裂出血。妈妈那么温柔可爱一个人,爸爸怎么下得去手!等我长大,我一定要和妈妈私奔到一个没有爸爸的地方,然后和妈妈结婚,那么妈妈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无限憧憬地望向远方。)

【蛋黄:“随意啊,你是从哪听说的私奔和结婚这种词的?”

楚随意:“程啸叔叔教的啊。”

蛋黄:“明白了……”】

由于题目是《我的家庭》,所以我不得不分点笔墨给那个被我称之为爸爸的生物。他的脸上很少有表情,我曾经还以为他有面部表情肌群运动功能障碍。我想。他很聪明,因为我也很聪明。他很强大,因为我打不过他。他很幸运,因为有妈妈陪着他。

他喜欢在家里的大实验室里做实验,也喜欢靠着妈妈看书,还喜欢把妈妈关起来和她一起练功。

如果我有什么不懂的,去问他,他就会很仔细地讲给我听。但旁听的妈妈眼睛里就会出现圈圈,据说那叫蚊香眼,妈妈那个样子,很可爱。如果我这时候说一句“凡人的智慧啊……”妈妈的耳朵就会耷拉下来,像一只被欺负的猫咪,更加可爱。所以我喜欢在妈妈在场的情况下去找他问问题,但一定要把握好时机,不然爸爸会在妈妈猫咪化后带走她,去练功。(咬牙切齿状)

他有时候会出去一段时间,据妈妈说是去为国家做贡献。我很高兴他出去,因为这样一来就没有人和我抢妈妈了。但如果出去久了,也不太好。因为妈妈会想他,真的,只是因为妈妈会想他哦,我绝对绝对是一点都没想过他。(小脸上的表情明显有点心虚)

他很厉害,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去找他,他竟然都能轻轻松松地解决掉。他基本上从来都不会拒绝妈妈,但会拒绝我。比如我要求他让妈妈天天和我睡……

他有一帮伙伴,实力很强大,却意外地很听他话。他们都很喜欢我,每次来都会给我带礼物,还会教我东西。我的学习自学占了一半,由他们轮流来教则占了另外一半。我很喜欢他们……虽然有的人相处起来会让人很纠结,比如赵缀空老师。他每次看见我就会笑得很瘆人,然后说“小苹果,快长大哟~”我想,他的语言是蕴藏了某种未知的力量的,因为每次听见他这么说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一抖。但后来他就没出现过了,应该是在爸爸发现妈妈很兴奋地一直看着他并偷偷叫他“西索殿下”的之后。

家庭里的最后一位成员是我,比一般孩子可爱了一点,聪明了一点,其他就没什么了。妈妈很爱我,爸爸据妈妈说很爱我。理想是和妈妈找个没爸爸的地方结婚,近期目标是阻止爸爸抢走陪我睡觉的妈妈去练功。

好了,这就是我的家庭,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了。(没有眼镜,所以推推鼻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