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章 隐居的怪人



说起来蓝猫最初与这些算得上是同学的同伴关系并不是特别好,尤其是在蓝猫并没有能力控制好自身的雷电之前。在众人眼中,他只是一个原本有些愚笨却有着难得好运气的家伙,如果不是他整天呆在邓布利多大师那里,恐怕他进入学校不会有太多人喜欢他。

虽然他在别人眼中看上去是个有些愚笨的孩子,尤其是说话的语气更是让他看上去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但是在队伍中并没有出现有人欺压他的情况,不管心中如何想,如果真正当面欺负这样的一个同学在大部分人眼中都是极其没有风度而且十分做作的行为,战争如同大浪淘沙般将那些为了欺负人而欺负人从而显得有些愚蠢的人送回了上帝的怀抱。从另一方面来说,蓝猫这样有些蠢萌的样子倒是引起了队伍中少有的几个女魔法师的好感。

蓝猫扑哧扑哧地喘着气,作为给对方带来最大麻烦的人,对面的弓箭手和枪骑兵可有不少都在试图抓住他。来回的跑动让天性活泼的他第一次有些吃不消。

“喂喂喂,可不可以,呼,可不可以休息会了。打了一上午了,累死了。”蓝猫断断续续地喊道。可惜回应他的是对面弓箭手射过来的包裹着前端的箭羽。蓝猫小脸一皱,颇为苦恼地就地一滚,又躲到了一棵大树身后。侧边一颗火球在空中炸开,帮他拦下了驰骋过来的骑兵。

“嘿嘿,你们几个女生,别光顾着帮蓝猫啊。喏,那边迪塞尔都快被人打死了。”刚刚那个跳出来的弓箭手对着这边喊道。由于大家都是学生,加上这里的环境,所以并没有采用战士去保护魔法师的阵型,而是让几个魔法师自行想办法存活下去,而且以这几个女生活泼好动的性格,也不是很乐意站在人群中间当个固定炮台。

“得了吧。卡西亚,这练习又不会死人,少来了,自己管好自己吧。”一个淡金色长发的少女在林间肆意地嘲笑着他。“不过是因为我们每人帮你而已了。”可惜随着她的声音,一根木箭不偏不倚地正好射在她的背上,将她射了个踉跄,箭头上面包裹着的灰色石粉很醒目地贴在她的背上。

“哈哈哈,米歇尔你看你,真是上帝都看不惯你这模样了。”卡西亚一边大声嘲讽着金发少女,一边来回跳动着,免得自己落同样下场。

蓝猫从一旁滚了过来。看着叉着腰一脸不爽的米歇尔,心中有点忐忑,米歇尔作为一个火爆的女魔法师,虽然脾气和她的水平差的有点多,但是恰好蓝猫确实有点怕这样的女生。

“要不我帮你报仇嘛,等我休息一下。”蓝猫有些笨拙地滚到米歇尔脚下,精疲力竭的蓝猫此时动作跟之前比起来就差的太远了。

米歇尔看着脚下这个睁着大眼睛默默看着自己的小熊猫,有些哭笑不得。

说起来在蓝猫慢慢掌握了自己的能力之后,跟队伍的同学关系都好了不少。而最大的进展则是来到了斯塔克家族的境内之后才发生的,蓝猫在彰显出对斯塔克家族骑兵的巨大优势之后,同学的态度便从之前的冷漠转为得知他能主动掌握能力后的和善,再到现在的主动交好。这并非说是学院当中的人趋炎附势,只是学院向来推行的实用主义,在如今近卫天灾的战争中,带上了些许军旅的味道。毕竟其实霍德里尔学院当中不少老师都是来自军队,哪怕邓布利多大师年轻时也在军队当中当过一段时间魔法师。所以在耳濡目染当中,蓝猫之前的表现着实让他们生不起什么好念头,一个只会躲避在老师羽翼下的家伙,能有几分真本事,哪怕是说出去,他们也自觉自己的看法并不会有太大的错误。

好在蓝猫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天生的乐天派让他选择了努力去掌控自己的能力。虽然他经常看上去有些年幼有些呆,但是既然邓布利多大师都能够承认他的勤奋,那么他便是真的勤奋。

米歇尔静静地看着脚下的蓝猫,想着从学院出发的每天晚上,蓝猫自己独自一人在院中苦练的身影。为了不影响别人,蓝猫都会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安静地冥想。若不是有一天她心情郁闷,晚上独自四处闲逛时发现了阴影处偶有冒出的蓝光,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外表呆幼的蓝猫身体里居然有着如此坚毅的内心。正因如此,所以米歇尔对待蓝猫并不是如同其他女生一样简单地因为外表而产生的好感。

不管怎么样,蓝猫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至少他很乐意得到同学之间的友善和需要,在需要别人照顾了那么多年,蓝猫终于有一天也有了被需要的时候。

所以蓝猫很满足。

司里希丝同样很满足。

在来到这个营地之后,她似乎发现了另一个自己。她会分身术,尤涅若同样会分身术,她能够释放魔法网住别人,尤涅若同样也能掏出随身携带的捕兽网捕获山间的野兽。她在从小的训练中偶尔能够将力量灌注在一点从而造成更大的伤害,而尤涅若似乎比她更加熟悉这种灵光一现的战斗方式。

司里希丝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于在尤涅若这个小村庄中生活了,而习惯是个足以令人忘记时间的词语,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人如此恬静平和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好几个月。

司里希丝觉得自己的历练似乎还未开始,就已经准备结束了一般。不过即便偶尔在半夜的时候这样想,白天一起来,她更多在意地是如何想法设法地赢过尤涅若。

“你说我的分身算不上顶尖,那至少比你的好吧!”司里希丝红着脸大声喊道,震得四周野地上看戏的飞鸟纷纷振翅高飞,惊恐于如此瘦小身躯的娜迦女孩怎么能够发出那么震耳欲聋的声音。

尤涅若沉默地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因为司里希丝多次掌握不好力量灌注的方式而恼怒地强行转换话题而不耐烦。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双手向上挥剑架住司里希丝的双剑。

“虽然你的分身比我更强,可是我可认识一名大陆分身最强的那个人。你的分身跟他比可差远了,不要这么骄傲自满。”说着尤涅若还看了看司里希丝握着剑柄的双手。

司里希丝有些恼怒,以为尤涅若又想说她握剑的姿势不对,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力量,所以进而更加暴躁来掩饰掉自己心中小小的不服气。

“好了好了,真的没有骗你了。”尤涅若早已熟悉了司里希丝的性子,并未因此而显得有些无奈。“不信的话哪天跟我一起去就是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的分身术除了村里的萨满祭司有教过我以外,很大一部分也是有他的指点。”

“哦~~看来不怎么样嘛。”

看着转身回去的司里希丝的背影,尤涅若温和地笑了笑,扬起的嘴角在他的兽人脸颊上居然显得出奇的平和进而让人有了一种好看的感觉。

“对了,记得一定要带我去哦。”司里希丝转头说道。

尤涅若点点头,笑着答应了。

听着柔软的皮肤划过地面的声音,村里的的兽人大叔知道那个娜迦族的小家伙已经训练完毕,马上回来了。作为兽人一族,他们并没有像精灵一样仇视娜迦族,在这群朴实的兽人看来,这个虽然有些小脾气的小娜迦女孩对待兽人的态度远远比人族和精灵要好上太多了。在陪着村子里面的战士一起剿灭了几次四周的食人魔之后,司里希丝已经被这个村庄所有人所接纳。

尤涅若所在的这个村庄很大,从规模上来说,称为一个小部落也不为过。整个村子不仅仅有两个萨满和一个兽人祭司,甚至于还有这一小队的狼骑兵。虽然论精锐程度和装备的质量来说,这跟奥格瑞玛当中的狼骑兵相去甚远,但是也足以令这个小村庄的所有人从心底生出一种与荣有焉的自豪感以及看待周围村庄和食人魔的并不傲慢的骄傲。

玛卡作为村庄狼骑兵的首领,自然而然随身便有着一种淡淡的骄傲。而他的名字在四周的村庄当中提起也是有数的强者,手中雪亮的长刀不知已经斩下了多少试图进犯村庄的敌人的头颅。胯下的巨狼也已经换了好几匹,早些年村里的长辈为他专门亲手编织的那些绳索,如今也都开始冒出不少毛边,显得有些破旧。

作为村里能够和几位萨满祭司并列成为村庄守护神的玛卡,他向来比别人多几分警惕。司里希丝一来到村庄里,他是第一个产生反对意见的人,哪怕带她进来的是尤涅若这个他们所有人视为村里未来希望的年轻人。

“哎,看样子今天又是平安的一天了。”玛卡心满意足地骑着自己的座驾往家中走去,途中听到了司里希丝和尤涅若的声音。“唉,这尤涅若到底怎么想的,虽说他从小性子就温和稳重,村里谁见了都说像个大人似的,但是他这么对待一个外来人,真的好么。”

玛卡摇头晃脑带着自己的唠叨往自己家走去,其实在这些天的相处当中,他如同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已经慢慢接受了村里突然多出个小家伙的现实。何况这些年他年纪已经大了,已经有了打算让尤涅若接班的意思了,以尤涅若的资质,未来必然能让村子过得更好,至少人人在严冬都能有一件毛皮大衣了吧。年纪渐大的玛卡在带着些老年人味道的担忧和对未来朴实的憧憬中,开始享用自己今天的晚餐。

“哦,对了,千万不要告诉玛卡哦~”

为您推荐